回来的马车上,事实上,任何人亲眼见到那样一座恢弘的场馆,都不得不好好地冷静一下,才能想到应对之策。

  而此刻,北辰的皇帝也没有例外,他忽然睁开眼对车内的冯常侍道:“现在的当务之急,是要弄清楚那东西是怎么建起来的,由何人所建。这一点,尤为重要。”顿了顿,皇帝接着又道:“接下来,这事就交给你了。”

  冯常侍也是双手一揖:“是!臣一定竭尽全力,查出真相!”

  随后,皇帝又道:“冯爱卿,你说要是那样的场馆让工部的人来建,需要多长时间?”

  “这……”

  这可把冯常侍给难倒了。

  “若假如是用木头搭建……”

  皇帝便道。

  “这……人手要是充足的话,最快,恐怕也快不过半月,还是在材料都齐全的情况下。”

  “可如此一座表演场馆,却是在辰都西郊凭空出现,冯卿你就不觉得奇怪吗,为什么事先一点警觉都没有?”

  当皇帝说到这里,冯常侍也是难辞其咎地说道:“陛下,是我们这些为人臣子的,发现得太晚了。请,陛下降罪!”

  “我不是这个意思。只是觉得有点蹊跷罢了。是不是很久以前就在了,还是最近才出现的。”

  皇帝这么说着,也是不由得看向马车外,太子殿下的方向。

  种种迹象表明,太子殿下肯定知道这事,只是这里人多,他不好跟太子说而已。

  明明辰都外面发生这样的事,身为太子,却一点反应都没有。

  等马车到了一个路口,把冯常侍放下去,又回宫以后,皇帝这才单独问太子。

  ……

  太极殿。

  李承乾想必也是知道自己不可能糊弄得过去,毕竟,他父皇还不至于是老到两眼昏花的昏君,相反,还是十分雄才大略的那种。此时,才三十七岁的他,正值一个皇帝的壮年时期,可不是那么容易就能把事情给瞒过去的。

  也是到了此时,李承乾才意识到,夭夭姑娘昨晚所说的话是什么意思,而且要是夭夭姑娘现在就在城里的话,那说不定,现在可能已经被左武卫府的人先打入大牢。她是不是早就知道会是这样?

  当然!如今这些都不重要了。

  “父皇!”

  “太子!”

  两父子几乎是同一时间如此说道,两人都不由得愣了一下。见到李承乾已经跪了下去,皇帝在愣了一下后,也是暗道了一声果然,他缓了缓,这才说道:“你是不是知道点什么?”

  李承乾便道:“儿臣的确是知道一点。”

  “那就从实招来吧!”

  皇帝找了个位置坐下来,准备慢慢听他说。

  “其实……夭夭姑娘并没有恶意。那场馆……也只是用来表演之用。”

  皇帝便道:“听你的意思,你跟那位夭夭姑娘,已经很熟悉了?”

  “这个……”

  听得他的话,皇帝原本想说,别以为我不知道你最近经常出入青楼,但李承乾毕竟是他最喜欢的儿子,也是他的太子。他的皇位得来不正,所以,他才更加重视,自己的继承人皇位一定要正,只是,太子现在有点让他太失望了,辰都郊外发生如此大的事情,而且太子又是第一个知道,而且是亲身经历过的人,居然不是他回来首先向自己汇报。

  可最终,这样的重话他还是没有说出口。

  他就当做,太子从来都没有出入过青楼,只是……

  那场馆的事,他必然是要深究的!

  从前面他跟冯常侍的对话便也可以看得出来,要建一座那样的场馆可不是随随便便就能建出来的,必定需要一定的势力,而这名叫做夭夭的女子,就很可疑。他是怕别人把太子卖了,太子还在帮人家数钱。更何况,那场馆的构造既简单,又十分精妙,一个小小的圆圈,就能把场馆搭建起来,而且牢固非常,虽说他暂时还没有想到要怎么处理,但肯定也不会任凭对方存在发展而不去过问。

  这也是他为什么要暂时把那场馆给查封了的原因。

  “你知道什么就说什么吧,趁着现在还有挽救的机会,若是之后让冯常侍查出来……或许,那就是公事公办了。”

  皇帝十分平静地地说道。

  这话也是给了李承乾很大很大的压力,让他不得不挣扎着考虑,要不要现在就把夭夭姑娘就住在自己寝宫里的事给说出来。

  但是,假若是这样的话,那岂不是把夭夭姑娘给卖了?这自然是不能说的!

  “儿臣,无话可说。”

  皇帝也是失望地摇了摇头。

  也罢!也有可能他真的什么都不知道呢。

  ……

  随后,冯常侍便带人把‘女子三十二乐坊’、顾家以及孔齐的百文斋等一系列相关的人,都调查了一遍。

  明里的调查是直接询问,而暗里的调查,则包括但不仅限于跟踪调查。

  只可惜,他这么做是不会有任何结果的,因为青竹、绮菱她们是真的不知道,小狼狗是即便知道,他也不会说的,甚至,小狼狗得知了那个女人似乎遇上了麻烦以后,自己比任何人都着急。

  至于孔齐,则是在想着李承乾跟那神采英毅的中年男人的关系。

  “看上去似乎有几分相似啊,而且,又以左武卫军开路。”

  “这人的身份一定不简单!难不成是……”

  正因为猜到了,所以,孔齐就更加不会说了。不过,那晚到底发生了什么,还真让他想不透。

  明明夭夭姑娘是跟李承乾一道离开的,可为什么,之后李承乾又回来了。

  而且,似乎夭夭姑娘也紧跟着消失了?

  不过不管结果如何,夭夭姑娘如今肯定问题不大,至少,没有落到任何人的手里。

  凭借夭夭姑娘的智慧,自然是早就想好了退路。

  他三年前就见识过夭夭姑娘是个什么样的人,因此,倒也没有其他人那么担心。

  倒是李承乾这边……

  回来后,跟夭夭把事情一说,夭夭也是一拍自己额头,李承乾实在是太笨了,他就应该把她给供出去,不然,接下来还得她主动找机会。

  不过……

  李承乾这么做也并非完全没有好处便是了。

  那就是,至少给了她一个缓冲的机会。

  在沉吟了片刻后,夭夭也是道:“不然,我做你太子妃吧!”咳……气氛尴尬了一会会,夭夭紧接着又道:“假装的那种!你在想什么!”
为更好的阅读体验,本站章节内容基于百度转码进行转码展示,如有问题请您到源站阅读, 转码声明
五喵喵小说,顶点小说邀请您进入最专业的小说搜索网站阅读开局就是一只废仙女了,开局就是一只废仙女了最新章节,开局就是一只废仙女了 大海资源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