聊斋书道纪 第二章 飞剑有礼

小说:聊斋书道纪 作者:村里第五组 更新时间:2020-02-15 21:19:19 源网站:大海资源
  凭着那瞬间的感受,怀致远判断出那寒光是剑,一柄有至少有人仙境采药期修为的修行者操控的飞剑。

  怀致远翻身下马,顺势取下了马鞍上挂着的唐刀,这是他修行未成之际使用的佩刀,有了感情一直保存着。这次也是挂着马鞍上,他没有想过自己会用到它。

  吴水郡一役影响太大,最近一年整个苍州府都很是安生,甚至连盗贼马匪都乖了起来,更遑论什么精怪妖物作乱。怀致远带着刀一来是感情深厚,二来是防身,没有盗贼作乱,不代表真的没有。

  嗤,飞剑透胸而过。

  怀致远甚至没有来得及感受疼痛,飞剑已经调转头又刺杀过来。

  修为上的巨大差距根本不是经验可以弥补的,仅仅是几个呼吸时间,怀致远已经是血染重衣,虽然几次都避开了致命之处,可是这样下去,即使流血也会流死的。

  不过对方似乎也没有料到怀致远能撑到这步田地,四五次的进攻险死还生,二十多年的战斗经验真的不是作假。

  飞剑的攻击暂停了,静静地飘在空中,像是寻找着敌人的破绽,又像是在酝酿着石破天惊的攻击。

  怀致远打量着屡屡带给自己危机的飞剑,形制一尺有余,无柄有把,很像一把缩小的三尺青锋,看样子应该是剑葫养剑,他确定自己这是遇见了正宗的道门传人。

  怀致远出发的时候想过会在路上遇见劫匪、狐妖、精怪,甚至是鬼物,却没有想到自己先是遇见了判官,又是遇见了道门传人,一个和颜悦色,一个置人于死地。

  “敢问何方高人,还请现身相见!”怀致远不想不明不白地死在这里,他虽然不能修行了,可是还可以生活的,甚至因为修行打下的基础,说不定还能活到百岁呢。

  没有回答,四下里只有怀致远一个人的声音在向着远方扩散,周围愈发显得静悄悄的。

  “请问何方高人,还请现身一见!”怀致远不甘心又喊了一声,还是没有回应,看来今天是要折在这儿了。

  拔刀出鞘,怀致远知道这是自己最后的机会了,或者说这只是他临死前的挣扎,就算是死,他也不想引颈就戮。

  深吸口气,怀致远摆出防御姿势,握刀紧守中门,他要赌一把,赢了也许生,输了一定死。

  飞剑在空中剑鸣清扬,将空中洒下的月光无情的进行着切割,随时准备着刺飞而出暴饮鲜血。

  荒野中传出一声轻叹,飞剑随声而出激射而来。

  怀致远推刀向前,似乎要将先前胸中深藏的喜悦泼墨而出,浓墨重彩般运刀如笔,上撇带提,短提如箭。

  挡不住!

  怀致远出刀的瞬间就判断出了结果,他的速度跟不上,飞剑及身后他的刀才会出去,慢了一步,这一步是死。

  处于死亡边缘的怀致远忽然感到有股暖流从体内向外渗透,过胸出臂达于指。同时还有一种喜悦从心间溢出,这是一种知道的大喜悦。

  镲,飞剑切割掉了刀尖,斜向刺穿了怀致远的肩膀。

  喜悦渗透整个身体,活着的感觉真好!

  飞剑射出后绕了圈飞向荒野之中,那里有个人,虽然月明如镜可是由于距离过远看不清楚,怀致远只能大概判断出是个女子。

  那女子丢了白色瓷瓶过来,然后干脆利落的飘身远方,眨眼之间就在怀致远的视野中消失了。

  怀致远捡起瓷瓶打看开来,里边有一粒药丸,散发着淡淡的香味。没有犹豫地倒出药丸,一口吞了下去,药丸化作暖流顺喉而下弥散开来,身上的伤口立即停止了流血。

  捡了条命的怀致远慢慢平复了心情,开始考虑会是谁来杀自己,仇人?应该没有,他供职司天监,主要任务就是除妖,很少和人打交道。至于和地方官府之间,应该也不会把,他这些年的活动范围就是在吴水郡。

  这个女子是谁,为何会在路上截杀自己,为何最后又放过自己,种种疑问都没有答案。不过他知道的是自己是肯定追踪不了的,别说那女子有人仙境界的修为,就是轻功比较好的武林好手让现在的他去追都追不上。

  怀致远干脆先这段遭遇放下,回头到了下一站找到司天监的人,问问看有没有什么线索。收拾了一下身上的伤口,换了身衣服继续赶路,也好找个地方休息养伤。

  赶了一夜的路,怀致远终于找到了一间破庙,他打算在此休息几日,养伤外加参悟昨夜那一刀的玄妙。

  怀致远收拾出一间房屋,就先直直地躺下来休息,太累了。一直睡到日向西斜才醒了过来,看着太阳挥洒下来的光辉,昨天下午他还感觉这个太阳晒着很热,现在感觉却是暖意十足。

  花了点时间,怀致远解决了饮食需求。他就开始在庭院中回忆昨夜的一战,那一刀刺出之时,有种暖流在体内流动,而且暖流可以加速自己的速度。他好像找到了一条别样的道路,只是想要找到昨晚的感觉,得花点时间。

  怀致远先是摆出了昨夜迎战的姿势,然后一刀一刀的刺出,寻找那种激活气血的方法。试验了一个多时辰,因为伤还没有完全恢复的缘故,已然是精疲力尽,只能收刀休息。

  昨晚的他明明知道了那种感觉,可以是过后却很是朦胧,在赶路的时候思索了一路也没有想出个所以然。怀致远干脆仰天躺倒,看着渐渐西下的太阳有种心也慢慢沉下去的感觉,也许真的找不到,他只是自己骗自己。

  躺了会,怀致远一跃而起,叹了口气,“原来我以为自己已经可以接受无法修行的事情,安心做个普通人,原来还是不甘心啊!”看着自己手中的唐刀,刀尖的地方被削掉了,新的茬口很是整齐,没有来由的感叹,那女子的飞剑真是锋利啊。

  怀致远收拾了一下,找到破庙后厨,没有想到还有惊喜,厨房的大锅虽然破着沿,可是还可以用。找东西在后院里的井里打了水,将大锅洗了洗,开始准备晚餐。辛亏捎带的干粮还比较多,可以支撑几天。

  接下来的十几天里,怀致远一直到在破庙里,干粮早已吃完,他白天打了野食解决温饱问题。伤势也早已经养好了,道门正统传人的丹药果然不凡,比司天监的不遑多让。他身上也只有点普通的金疮药,至于原来司天监发的丹药早在一年前那一役中用完了,要不然他都可能下不了战场。

  每日里他都拼命地练习那一晚的那一刀,可以都以失败告终,让本来有所平复的心又躁动起来。既然失去了,为何又给希望。以为可以抓住救命稻草的时候,才发现那真的是稻草,根本救不了命。

  希望完全破碎的怀致远有点自暴自弃,马也不要了,就那么直接上路了,他要狠狠地折磨自己,也只有这样的折磨才可以让他的心里好受一点。

  遇村不进、遇城而绕,怀致远就这样餐风露宿的走了半个月的路程,直到他整个人再也坚持不下去,一头栽到了路边,人事不知。

  再次醒过来的时候,已经是星月高悬。

  怀致远翻了个身,直勾勾地瞪着布满星光的夜空,扯动嘴角凄然一笑,没有想到和夜挺有缘的,上次的刺杀也是夜里。

  怀致远看着遥挂天空的星星,不知道他们在天空中有多长时间了,是几年、几十年、几百年,还是几万年,或者永远存在在那里。

  天边一道白光曳空而过,是流星,原来那些恒久远的星星也会坠落。怀致远忽然发现自怨自艾的自己很是矫情,能修行如何,不能修行如何,活好当下,好好地活着,如此才算真的对得起自己,不枉在这世上走一遭。

  想通了的怀致远开怀大笑:“星月虽识尧舜禹,神仙难言两晋源。富贵功名道义利,柴米酱醋茶油盐。世人皆道婵娟美,冷映世间人不全。流白曳空千余载,圣人留书意意绵。”

  呃!

  一个天降水袋打断了怀致远的意气风发。
为更好的阅读体验,本站章节内容基于百度转码进行转码展示,如有问题请您到源站阅读, 转码声明
五喵喵小说,顶点小说邀请您进入最专业的小说搜索网站阅读聊斋书道纪,聊斋书道纪最新章节,聊斋书道纪 大海资源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