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爷,我们到了!”

  铜锣市郊,与铁匠坊一样,有这么一座独栋的庄园。

  庄园内外三层,比铁匠坊可是要大多了。

  门口还有门子,但见有马车停下,趾高气昂的喝道:“门外,不许停马车,下了车,赶紧挪走,”

  “瞎了你的狗眼,这是五爷的车子!”侯三怒道,心道你一个门子,牛逼轰轰的做什么?

  但侯三殊不知,这里的门子与旁处的门子,的确不一样。

  倘若是客栈、酒楼、茶馆的伙计,谁敢这么跟客人讲话?那是打算卷路铺盖卷滚蛋了。

  但这里就不一样了,这里是医馆,来的人都是看病的。

  更何况,医死人在这个地方,十分的有明气。死人都能医活了。来找他看病的人,多了去了。

  你想要找他看病,那要提前预约,还得将银子准备好了。单指接诊,就要你纹银百两。

  这接诊,还不是看病,只是我给你一个号牌,你什么时候来我这看病,在这号牌上写好了,拿着号牌你家等着。

  而就这么一个东西,便要纹银一百两。

  所以,一些小门小户的百姓,根本来这里,看不起病。而这医馆的规矩,也是越来越大。

  甚至有些大医馆,出现了欺压病患的现象,动辄打骂,将病患踢出医馆。

  这种现象,叶修文已经见怪不怪了,但不想也正在这时,与门子理论的侯三却被人家一个大嘴巴子,给打了来。

  侯三炼体三段,会几趟拳脚功夫,但与这位门子比起来,却要差得远了。

  门子是炼体五段的武者,而且学过功夫,这一巴掌将侯三打出三米有余,指着侯三的鼻子骂道:“就你这蠢货,还敢跟你家爷爷动手?别说是你了,就连你家五爷,我都打得,”

  “嚄?你要打我?呵呵!”

  叶修文撩开车帘,站在了车上。

  一身月牙白儒装,头戴方巾,腰悬宝剑,令那门子一怔,他但见对方来头仿佛不小。不过想想,他也不怕。来这里都是求医的。即便有些达官贵人,难道还敢将他怎么样?

  “哼,不懂规矩,就要打,你知道这是什么地方吗?这里可是医馆?到这里看病的人,先得要过我这一关,”

  “嘭!”

  那门子趾高气昂的道,但还未等他把话说完,人已经飞了出去,被叶修文一脚踹出了三十多米,跌在了院子里。

  肋骨断了两根,人躺在地上惨叫。

  叶修文跨步入门,冷笑道:“狗一样的东西,也敢拦着我?”

  “呵呵,你就不怕那医死人生气?”月儿这个时候,在叶修文的身后笑道。

  “生气?老子还生气呢,我来拜访他,他竟然找了一个狗一样的人,在这里挡路?

  五爷我要不高兴了,就将这医馆给他烧了!”

  叶修文冷笑道,但也正在这时,十几个黑衣大汉,竟从内院冲了出来,吼道:“何人如此大胆,竟然敢在医馆闹事?”

  “滚!我要见医死人!”叶修文不屑的道。即便这些人其中,十个有八个都是凝血期的武者。

  这些人,要放在漕帮与沙河帮这样的小帮派里,至少也是舵主一般的人物。

  但此时,却甘心为医死人来护院。

  “啦蛤蟆打哈欠,你好大的口气,”

  为首的黑衣人冷笑,手中腰刀出鞘,十几个黑衣人一同拔刀。

  叶修文同样冷笑,左手按在剑柄之上。

  他刚刚突破了凝血初期,正打算找几个人,来试试身手,结果这几个人,竟然自己送上门来了。

  双方剑拔弩张,空气骤冷!

  但也正在这时,自打后院,却传来了一阵爽朗的笑声:“哈哈哈,你们这帮不知死活的狗东西,还想与五爷动手?这位可是初生牛犊不畏虎呀?你们得罪了他,我的脑袋,也要保不住咯?”

  笑声过后,从后院的门内,走出一人。

  只见这人,年纪大概有七十岁了,头发、胡须,全白色的,穿着绣锦的员外氅。

  面色红润,酒糟鼻头,这鼻头比脸还红,脸上还有几颗麻子。

  但此人,实力不低,至少也要有元气二重的实力。

  这等实力,即便叶修文也有几分忌惮。

  他虽然突破凝血初期,但要真与医死人来叫板,他还没有那个底气。

  “呵呵,岂敢,岂敢,医死人前辈,可是名噪一方,想要杀我,恐怕连自己动手,都不用吧?”

  叶修文干笑,说着场面上的话。

  不过,他的这句话,可并非是无的放矢。

  试想一下,这个医死人虽然人品不怎么样,但医术高明,救活的武林高手,想必也不在少数。

  而这样的人,只要他随便开开口,恐怕都会有一票的人,愿意为他去卖命。

  所以,医死人这样的人,如果没有什么必要,叶修文还真不想得罪他。

  当然了,倘若一旦得罪,叶修文会永除后患。

  因为没有一个人,会去因为一个死人,而去找别人拼命的,而这,便是这个世界的法则。

  “啧啧,五爷玩笑了,里面请,”

  医死人怪笑,请叶修文内堂说话。

  叶修文与月儿进了内院,而侯三则在门外看着马车,冲着门内的黑衣人与那几个门子,得意的昂着头。

  那门子恨,但却无计可施。没有医死人照着,他什么都不是,只能暂时,咽下这一口恶气。

  “漕帮五爷是吗?哼,有你后悔的一天,”

  门子冷哼,一瘸一拐的也向后院走去。

  后院内,除了医死人之外,还有医死人的徒弟。

  这个徒弟,姓‘曾’,单名一个‘凡’字。

  ‘曾凡’无父无母,自幼被医死人收养,最后成为了医死人的徒弟,学了一身的本事。

  但见他16岁出头,身着一袭白色的粗布衣,正在厢房配药。

  门子见了曾凡,立时哀叫道:“少爷?快救救我,我被人打伤了,”

  “嚄?何人把你打伤了?”曾凡有些诧异,因为来医馆的人,从来都是客客气气的,而又有谁,敢打伤门子?
为更好的阅读体验,本站章节内容基于百度转码进行转码展示,如有问题请您到源站阅读, 转码声明
五喵喵小说,顶点小说邀请您进入最专业的小说搜索网站阅读六扇门之剑指江湖,六扇门之剑指江湖最新章节,六扇门之剑指江湖 云来阁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