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音被杖毙,李氏自己也被禁足,可想而知如今的处境有多么糟糕。

  “王以诚,王以诚怎么样了?还有张起麟,被打过去那么久,怎么还没回四爷跟前去伺候?”李氏六神无主。

  如今她和李四儿来往的事儿已经板上钉钉。

  若还是以前得宠的她,自是还有几分转圜的余地。

  但如今,福晋和瓜尔佳氏分走了四爷所有的宠爱,她只有怀恪了。

  不

  “**,你去西院看看怀恪,这孩子从出生就没离开过我身边,宋氏,宋氏她会不会照顾好怀恪?”

  **叹了口气,蹲在李氏身边:“格格,您宽宽心。眼下您在风口浪尖上,主子爷也得做给府里的人看啊。这次王以诚供出了明音,害的明音被杖毙,您被禁足。可这王以诚,素来是跟我们明围院交好,怎的会没招个干干净净?”

  “还能是为什么?还不是福晋在背后指使的!”李氏恨恨的咬牙,美艳的眸子盛满了怒气:“她这分明是想跟我作对,想让我在爷这边失了宠爱。这样子,她就安心了。

  是我小看了乌拉那拉氏,原以为不过是个没长大的孩子。但却忘了她身边几个丫头,还有那个罗嬷嬷,都是乌拉那拉府上精心调教的人。”

  李氏还是不放心怀恪。

  如果能将怀恪要回来,那四爷看在孩子的份上,还是会来明围院。

  毕竟,如今怀恪是四爷唯一的孩子。

  “你去西院看看怀恪,就说我担心孩子换了地方睡不好。”

  **只能去。

  西院,宋氏听了**的话,挑眉轻笑:“你先起来吧。她是大格格的亲生母亲,自是不放心孩子离开自己身边的。我曾经为人母,能懂这其中的感受。吉祥,你带**进去看看大格格。”

  **心惊。

  大格格竟然不是跟着乳母们睡得,而是在宋格格的寝屋内。

  大格格睡得很好,小脸红润,不哭不闹。

  **压下心中的疑惑,出了寝屋:“还望宋格格见谅,我们格格也是担心大格格换了地方睡不好。”

  “小孩子总是忘得快,更何况这么小的孩子,其实熟悉的环境,是可以重新培养的。”

  宋氏说完这句似是而非的话,就不再管**惊疑不定的样子,起身进了寝屋。

  等**出了西院,宋氏才嗤笑:“李氏还想着将大格格要回去,痴心妄想。”

  “格格,李格格那边被爷禁足,短时间内定是不能照顾大格格。这段时间您对大格格好,大格格定然会偏向于您的。”

  宋氏挑了挑眉:“你想让我一直养着大格格?”

  吉祥吩咐人端了热水进来,闻言笑道:“如今您膝下没有孩子,养着大格格也挺好。福晋也没孩子,但大格格此事,爷还是先想到了您。这说明,您在爷的心中是不一样的。”

  这话说的熨帖。

  宋氏泡在木桶里,舒服的喟叹:“那就好好地养着吧,不过得记住,别让明围院那边的人接触大格格。我辛辛苦苦养个孩子,可不想养出个胳膊肘往外拐的。”

  吉祥和如意对视了一眼,均从彼此眼中看到了郑重。

  次日一早,清欢睡得依旧迟。

  四爷在床笫之间根本不像平日里的冷酷淡漠。

  清欢揉着酸疼的腰,有气无力的喊了石竹进来。

  石竹笑着掀开了床帘:“主子您醒啦。今儿个爷走的时候让小厨房炖了红豆园子,如今炖的正好,您可要来点?”

  “谁来了?吵吵闹闹的。”清欢疲惫的揉着眉心:“早说了不让她们早上来请安,今日怎么又过来了?”

  “是李格格和涵格格。涵格格知道您起得迟,就一直等着。奴婢给涵格格上了些红豆酥。”

  “那李氏呢?她什么时候来的?所为何事?”

  石竹帮清欢更衣,一边道:“李格格是为了怀恪格格的事来的。涵格格旁敲侧击了一番,奴婢也听了一些。大意便是想要接回怀恪格格。”

  清欢洗漱了一番,蹙眉:“爷亲自下的命令,李氏还真是不把爷的话放在心上。你出去告诉李氏,她刚被禁足,立刻回明围院去。然后找几个还算听话的小太监去守着明围院,别让李氏三天两头的乱出门。”

  哪怕是打着给她请安的名号都不行!

  石竹出去没多长时间,外间传来李氏不依不饶的声音。

  等外面的声音没了,清欢才出门。

  “累得你在这里听她酸言酸语。”清欢吃着红豆园子:“给涵格格来一碗。”

  瓜尔佳氏不好意思的笑了:“妾身次次来给您请安,都从您这里蹭点吃的,妾身都不好意思来了。”

  “我这人,不喜欢那些弯弯绕绕的,你性子直爽。在吃食上甚为喜爱,这一点跟我相同。”

  瓜尔佳氏眉心一跳。

  放下碗,立刻跪了下来:“福晋”

  清欢放下手中的碗,轻声道:“有事就说事儿,你明白我的性格。弯弯绕绕的,别使在我的身上。说吧。”

  瓜尔佳氏低着头:“妾身斗胆问一句,您是如何察觉妾身有事相求?”

  “你知晓我的作息,得知我在睡的时候就会离去。李氏来的时候,见到你,免不得要酸言酸语几句。依你的性子,早该拂袖而去。可你却一直留着,这不是明摆着告诉我,你有事吗?”

  清欢放下碗,让石竹倒了茶:“是不是为了王以诚?”

  “之前妾身说服了王以诚帮助,如今事情一败露,王以诚按理是保不住命的。但福晋却替他在爷跟前求情,所以,妾身斗胆求福晋一句,奴婢想要了王以诚去西院。”

  瓜尔佳氏一口气说完,静静地等着清欢明示。

  清欢一直喝着茶,殿内十分安静。

  “你想救王以诚?王以诚和张起麟什么关系,你可知道?”

  “妾身知晓。”

  茶杯中的茶叶在热水的冲泡下漂浮着,清欢轻轻的撇开:“行,你先回去吧,三日后,王以诚会去西院伺候你。”

  瓜尔佳氏微微愕然。

  瓜尔佳氏离开后,石竹问道:“主子您早就知晓涵格格会为了王以诚求情,所以才先求了主子爷吗?”

  清欢失笑:“王以诚愿意帮,自然是她许了什么好处。也关了这么写时日了,三日后让王以诚去西院伺候。”
为更好的阅读体验,本站章节内容基于百度转码进行转码展示,如有问题请您到源站阅读, 转码声明
五喵喵小说,顶点小说邀请您进入最专业的小说搜索网站阅读奈何四爷太傲娇,奈何四爷太傲娇最新章节,奈何四爷太傲娇 大海资源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