踏天争仙 第一百一十七章 孤客

小说:踏天争仙 作者:三生万物 更新时间:2019-04-12 13:41:26 源网站:云来阁
  【本书首发网站YUNLAIGE,百度直接搜索关键词 云来阁】

  雪后的长街冰冷一片,站在没有多少行人的空旷大街上,方荡这一次真的无家可归了。

  流浪在街头上的感觉,使得方荡好像又回到了刚刚从烂毒滩地中走出来的时候的情形,整个世界充满了神秘新鲜,但更多的则是那种无处归属的失落感。

  在烂毒滩地上,方荡有一座石牢是他的家,骤然到了火毒城,有靖公主府是他的家,哪怕方荡流浪在外,也知道无论何时他都能回这两个地方,在这两个地方他可以蜷缩起自己的身子,不用理会外面的风吹雨打。

  但是现在,烂毒滩地上的石牢内只剩下两具尸体,弟弟妹妹不知去向,靖公主府也对他关上了大门,方荡没家了。

  方荡抱着一个小方匣子外加一本薄薄的剑谱,在大街上漫无目的的游走。

  远处天边夕阳斜坠,将皑皑白雪包裹的房顶上,遍染了一层淡粉色。

  方荡买了一只烤鸡,扯下鸡腿来,边走边吃,吃得满脸都是油,时不时的将手指伸进嘴中吸、允两下,他这个样子,着实叫人看着不舒服,吸引了不少人的目光,不过方荡才不在意别人怎么看,依旧一边走一边吃,一边舔手指。

  “荡儿,你究竟是怎么想的?”爷爷的声音响起。

  “我现在就是想要报仇而已。咦?我还以为你以后不会再和我说话了,怎么?你们不生气了?”方荡开口问道。

  爷爷叹息一声道:“你十祖奶奶说了,你想干嘛就干嘛,我们谁都不许管,生气也没用了,你知道么,我就是出不去,不然我一定狠狠地抽你屁股,就像当初我抽你爹一样。不过,你想干什么都行,但有个前提条件,十祖奶奶要你一定得答应下来。”

  方荡点头道:“我知道,传宗接代么。”

  “咦,你变聪明了。总之你必须给我们生个大孙子出来,无论你和那个女人好都没关系。”

  “生孩子,我觉得很麻烦啊,我已经带大了两个了。”方荡叹息一声道,拉扯孩子的艰难方荡实在是太清楚了,他拉扯弟弟妹妹在烂毒滩地那么艰苦的环境中生存,背后付出的辛苦可想而知。

  方荡爷爷忽然变得十分有同情心,跟着唉声叹气道:“我也知道生儿育女不容易,不过我方家总不能断后吧?你自己好好考虑吧,反正时间还有,不着急。”

  方荡微微皱眉,爷爷可从没有这么好说话,从见到他开始,爷爷就在他身边催个不停,急得火烧屁股一般,叫方荡马上给他们生出一个娃娃来,现在竟然说不着急?

  方荡野兽般的直觉告诉他,这里面有什么不妥当的地方,但他现在当真懒得去想,因为他即将面对的是大仇家,时间对他来说相当紧迫了他的脑袋里面也容不下和复仇无关的东西。

  “荡儿,报仇当然重要,但有个前提更重要,我们要知道对方为什么要杀你父亲,找到了根源,才能弄清楚真相。”

  方荡对于报仇的事情总是极为敏感,当即问道:“怎么才能知道真相?”

  爷爷道:“以前的话,事情比较好办,但是现在,就有些麻烦了,因为你已经得罪了三皇子,从现在开始你的一举一动,都在他的监视之下,另外云剑山的人也在望京中,他们也一样会紧盯着你,你先带我去一个地方,帮我买一种茶叶,记住,去了之后,你什么都不要问,只要那种茶叶,还有抓几味药就好。”

  方荡当即按照爷爷的指点在望京中走动起来,不久之后,就来到了一间药铺,方荡知道这帮老头子们都喜欢喝茶,在十世大夫玉的书房中有一口大锅,茶水鼎沸,终日不息。

  另外爷爷也曾跟他说过,要他尽量帮忙搜罗各种茶叶。

  对于他们想要茶叶这样的事情,方荡觉得是一件相当的理所当然的事情,这也是他们这些老祖宗唯一一件需要方荡去做的事情。

  方荡本以为应该去一件茶铺,却没想到是一间药铺,这药铺不大,门帘一般,但能看得出是一家老店,那块老朽的牌匾至少也得有五六十年了。

  方荡站在这座同济药铺外,方荡的爷爷叹息一声,似乎相当的感慨,这里必定是他相当熟悉的地方,或许在世的时候常常来这里买药,不过爷爷一个字都没有说,记忆上的一些东西,有些时候没必要和别人分享,别人没有同样的经历,很难感受到你自己的那种心情。

  方荡抽了抽鼻子,这药铺中有不少带毒的药材,香气四溢。

  方荡走进药铺,掌柜是个白胡子老头,精神不错,衣着更是干净整齐,整个药铺虽然陈旧,但却一尘不染,看得出,这个老头是有些洁癖的。

  老头站在柜台里面对着账本敲打着算盘,头不抬眼不开的道:“后生,你这身子骨够结实的,给谁抓药啊?”

  这老头虽然没看方荡一眼,但却似乎对于方荡的身体状况了若指掌。

  爷爷的声音传来:“什么都别说,就说回乡草。”

  “回乡草!”方荡有些疑惑,不过还是说了这三个字。

  那正在飞快的敲击算盘的老头手指下啪的一声,算盘珠子被弹飞出去,咚的一下撞在对面药铺的墙壁上,迸碎成七八块,而桌面上的算盘直接散了架。

  老头身子凝固在那里,随后,老头依旧头也不抬的收拾散落了满柜台的算盘珠子,不过他的动作很慢,很慢,方荡看得出,每一颗珠子他都拿的很费力气。

  等收拾完了,老头才缓缓抬头,看向方荡,凝视了方荡好一会后,老头开口道:“稍等。”

  老头说完便一转身钻进了柜台后面的药材库里,许久之后,老头才拎着一个小布包重新走出来,此时的老头头顶上沾了不少灰,也不知道钻到那里去找东西了,对于有洁癖的他来说,这样脏兮兮的模样实在是太少见了。

  老头再次凝视方荡,眼神中略有疑惑,但还是将小布包递给了方荡。

  方荡接过布包,又按照爷爷的说法开口道:“十香膏还有淫羊藿、虫草、麻雀肉、海狗肾、海马……抓在一起,磨碎。”方荡一口气跟着爷爷说出三十多种莫名其妙的药材名字来。

  老头脸上的神情一下变得异常古怪,上下打量方荡,脑袋左摆右摆,似乎百思不得其解,不过老头没有多废话,直接转过身躯,按照方荡说的药材,一样样的抓了起来。

  不久之后,一个沉甸甸的布包摆在方荡面前,里面是磨碎了的三十多种药材。

  按照爷爷的吩咐,方荡拎起两个小包走出了这家同济药铺。

  走在路上,方荡问道:“这里面是什么东西?”

  方荡爷爷的声音略微有些古怪:“回乡草,就是一种茶叶,当然很少人将其当成是茶叶喝就是了。”

  方荡道:“我问的是那包磨成粉的。”

  方荡爷爷干咳一声道:“配料,一种茶叶煮久了就没有味道了,需要添点料喝起来口感才好。”

  方荡爷爷似乎不想多说这个问题,在方荡继续发问前道:“现在找个僻静的地方将这些茶叶煮了我号将其好收入十世大夫玉中,你的那些祖爷爷们早就等不及了。”

  眼瞅着天色黑透,夕阳早就不知踪影,确实是时候找个地方住了。

  方荡对于住处没有什么要求,爷爷要不是想要煮茶的话,方荡大可以在街上露宿卧雪而眠,在烂毒滩地上的无数个日日夜夜他都是这么睡的。

  方荡随便找了一家客栈,要了最好的一间房,拎了一个蓄满了水的大铜壶,就住了进去。

  刚下过大雪,正是天寒地冻的时候,屋中自然生着火炉,方荡将那一包黑色叶子搓卷在一起的一卷卷的东西从布包中拿出来,然后将其一股脑的丢进大铜壶里。

  又按照爷爷的吩咐,将那一包味道很重的粉末也全部投入到了水壶中,然后方荡就不去理会,开始将劈山剑给他的那本剑谱拿出来翻看。

  剑谱很简单,上面没有任何剑招,说的是剑法的种类还有剑术的等级。

  剑术的等级很简单,第一等,学步,这个阶段就是一般的普通人练习剑法。

  第二等,持剑,剑法小成,方荡其实也就是在这个层次上。

  第三等,大成,当初子泥就是刚刚进入剑法大成,到了这里,就能拥有自己的影子剑奴了。

  第四等,驭剑,到了这里,就能踏剑飞行,玄云十四剑都在这个位置上,能够驭剑之后,那就是天上地下的逍遥自在,更能驭剑百米之外斩人头颅。

  光是想一想驭剑,都叫方荡垂涎欲滴。

  第五等、分光。

  第六等、剑胎。

  再往上还有第七等、第八等、第九等但从分光开始,就是结丹修士才能应用的剑术了,但内中对于这些剑法的描述神乎其神,比如分光,一剑分三光,一剑分百光,一剑分千光,厉害的甚至一剑化生亿万剑光,随便一挥剑,一座山就被剑光分割成渣,诸多描述,看得方荡热血沸腾,恨不得马上持剑一直练到自己剑术分光的地步。

  方荡看着这些描述,热血上涌回流后,开始皱起眉头,感到有些莫名奇妙,他实在不知道劈山剑干嘛要给他这么一本剑谱。

  “傻小子,劈山剑这是在培养你练剑的兴趣,一旦你对剑术生出兴趣来,他就将你套牢了,你想要练剑的话,就躲不开云剑山,因为整个天下,只有云剑山的剑术最了得。栓住了你的心,就不怕你跑得了,云剑山那帮二杆子做事最是不着调,按理说,他们应该杀了你才对的,现在又搞出这么一套来,啧啧,一群招人烦的家伙们!”方荡爷爷说着,丝毫不掩饰自己对于云剑山的厌恶。

  方荡想了想,摇了摇头,他习惯了直来直去,还有些不大适应这些歪门路。

  放下手中的剑谱,炉子上的水已经烧开了,蒸汽滚滚,散发出一股股的浓郁的味道,这味道不好闻,但也不算难闻,并且极淡,和方荡想象之中的刺鼻味道不大相同。

  方荡此时才发现,屋中的水蒸气滚如潮,化为一线线水脉钻进了方荡手心中的十世大夫玉中,十世大夫玉看上去温润许多。

  方荡知道,这是爷爷们在汲取茶香,也正是因为如此,方荡才几乎没有嗅到什么味道,因为茶香已经完全被收入到了十世大夫玉中。

  方荡直接走到炉子前,伸手放在水壶口,这样一来,房间中就更没有任何味道了。

  一壶水快要烧干的时候,方荡就往里面蓄水,足足续进去十几壶,水壶中的回乡草还有那些粉末都已经熬成烂泥,这个时候方荡的爷爷才叫了停。

  方荡看了看掌心上的十世大夫玉,此时十世大夫玉光泽流转,相当好看,不过很快十世大夫玉就隐在了方荡的皮下。

  方荡重新走回桌边,将大皇子给他的那个匣子打了开来。

  内中是一颗金色的珠子,看上去好似水气十足,温润如玉,有光泽流转,上面传来淡淡的香气,方荡口中的奇毒内丹当即乱颤起来。

  这是好东西,但显然不是毒物。

  “咦?大皇子可真舍得,这是龙珠啊,他竟然连这东西都给你了。”

  方荡好奇的问道:“什么是龙珠?”

  “龙珠乃是龙脉凝聚而成,夏国的龙脉比较单薄,比不上玄龙帝国等的龙脉,每年只产出二十几枚这样的龙珠,每个皇子每年都能够得到一颗,剩下的全都被珍藏起来,以备不时之需。”

  “这宝贝能够内中蕴含着龙脉之力,汲取之后,可以给你的力量中凭添一道真龙之力,至少能够将你现在的力量提升三成,拳出有龙吟,声势更是惊人,并且对你的修行大有好处。”

  “不过……唉,等等!你怎么直接就吃下去了?”方荡爷爷一个没注意,听说这是宝贝的方荡已经将龙珠吞了下去。

  龙珠入肚即化,方荡就感到一股力量在他的肚子之中爆发出来,汹涌澎湃,使得他的肚腹之中饱胀欲裂,随后嘭的一声,这股力量在方荡肚子里爆炸,如同亿万支箭刺透了方荡浑身上下的所有的细胞,方荡浑身上下汗毛齐齐竖立起来,一双眼睛都红透了。

  不过这种感觉来得快,去得也快,如同震荡波般反复震荡方荡身躯三次就消失无踪。

  方荡此时才哎呦的叫了一声痛,但这种痛的后面是巨大的满足感,还有一种力量感。

  方荡看着自己的手,用力的捏紧,就听到拳头上传来隆隆声响,似乎是龙在发出低沉的嘶吼。

  方荡惊讶的松开手,那声音便消失不见。

  方荡眨了眨眼,猛的一挥拳,拳头中传来嗷的一声大吼,拳风凛冽,轰的一下炸出去,吹得床上厚实沉重的被褥翻卷起来。

  方荡瞪大了眼睛,这种力量感叫他觉得自己现在能够战胜任何人。

  “唉,你这个不听话的小东西,这龙珠不能轻易吃,吃下去之后,你就和夏国的龙脉纠缠在一起了,若是夏国龙脉断绝,那么你也将随着龙脉断绝修为下降,甚至会因此而死,现在你已经将自己和夏国牢牢捆绑在一起了,再也无法分割了,罢了罢了,你总是不听我的,早晚你会因此吃亏,我懒得理你了。”

  方荡爷爷的声音透着说不出的疲惫来,显然有这么个不听话的孙子叫他很伤心。

  方荡随后开始拿出一颗十草丹,吞下去后,开始淬血炼心,随即方荡惊讶的发现,自己的心脏竟然也被强化了,心脏每一下跳动,都隐含着一种龙吟之声,方荡稍微鼓动心脏,血液就轰隆隆的在血管中奔腾起来,虽然方荡没有越过炼心层次,但却已经接近炼心顶点了。

  方荡很清楚,自己最大的短板,还是在修为不够高上,但要想在短时间内炼心完成,根本不可能,并且,哪怕方荡炼心成功了,也没用,他的对手,是练气境界的存在,和他相比天上地下之间的距离。

  所以方荡必须出奇制胜。

  方荡的奇就是奇毒内丹中的毒。

  方荡炼心约莫一个时辰后,将那颗十草丹内蕴含的灵气全部耗光。

  每当这个时候,就必须要好好休息,不能再强行修炼了,不然会对心脏造成巨大的损害,过犹不及。

  方荡深呼吸几次后,张口吐出奇毒内丹。

  奇毒内丹在空中转动几圈,随后从中吐出四只巢蚁来。

  时间一点点的过去,天色逐渐黑透,这个时候,敲门声响起,方荡收了奇毒内丹那四只巢蚁则就地一滚消失不见。

  打开大门,站在门口的是鸽子,鸽子用拳头狠狠的砸了方荡胸口一下,耸了耸眉毛,露出一个你懂的的表情来,一脸的猥琐。

  随后鸽子直接钻进了方荡的房间,外面天寒地冻,方荡的房间中温暖如春。

  鸽子抓起桌子上的水壶,倒了倒,却一滴水都没有给留下来。

  鸽子叹息一声,舔了舔嘴唇,将身后的一个背包直接丢在桌子上,“你小子好福气,公主惦记着你呢。这都是公主给你送来的好东西。”
为更好的阅读体验,本站章节内容基于百度转码进行转码展示,如有问题请您到源站阅读, 转码声明
五喵喵小说,顶点小说邀请您进入最专业的小说搜索网站阅读踏天争仙,踏天争仙最新章节,踏天争仙 云来阁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