踏天争仙 第一百二十章 另辟蹊径

小说:踏天争仙 作者:三生万物 更新时间:2019-11-10 02:32:29 源网站:大海资源
  方荡从玉贝石中汲取了灵气却并不能直接将这些灵气用来壮大自己的心脏,而是必须通过奇毒内丹来进行有毒中转,将无毒纯净的灵气变成有毒的灵气,这样一来,奇毒内丹被滚滚纯净灵气不断洗刷,内中的毒性越来越少,方荡修炼了一天,修炼的进境很快,但奇毒内丹已经饿得呱呱乱叫了。

  方荡此时开始犯愁起来,按照奇毒内丹中的毒性的消耗速度,他必须每天都吞噬大量的毒药才行,光靠他去一点点的偷,实在是满足不了需求,要想修炼有成,他就必须想办法给自己开拓一条崭新的毒路。

  用钱去买?这当然是一个非常简单便捷的道路,但方荡估算了下,想要卖到他每天所需的毒物,至少需要十两银子。

  一天十两,一个月就是三百两银子,他根本买不起,并且,一个人频繁购买毒药,本身就是一件非常可疑的事情,话再说回来,按照这个频率去购买毒药,整个望京的毒药用不了多久就得被他扫光。

  想来想去,方荡重新将注意力放在了那本《炼毒天经》上。

  自己造毒!

  这才是他现在最好的办法,熟读了《炼毒天经》之后,方荡对于毒药已经有了一个全方位的认识,所谓毒药,其实就是生克之道中的克。

  生代表着各种解药,各种延年益寿,对身体有益的药材,而克则代表着那些对身体有着极强损害力的药物。

  生克之间是彼此相容的,并且是共生的,生离不开克,克也离不开生,生克循环,甚至互相转变,所以炼毒,就是掌握一种如何生克转变的过程。

  有些时候,两种有益处的丹药混合在一起却成了剧毒的毒药,两种最普通的材料放在一起也会变成剧毒,而有些时候,两种剧毒放在一起,却没了毒性,方荡要做的就是就是从生克之间找到一个转变的办法。

  但说起来容易,做起来太难了,《炼毒天经》只有半册,上面记载的毒药方子只有三两个而已,方荡好不容易凑好了一种方子中的材料,在炉子上炼出来的却一点毒性都没有。

  炼毒,火候、材料多寡、什么时候下哪种材料,甚至什么时间炼制,四周的空气如何,土壤如何,对于水质都有要求,方荡手忙脚乱的炼废一炉毒药后,就知道,自己不是炼毒的材料。

  不是方荡不够聪明而是想要炼毒,需要投入大量的时间精力来进行学习,方荡的目标是修仙,不可能将那么多的时间投注在炼毒上,这是本末倒置,所以方荡不得不放弃自己炼毒。

  方荡躺在床上,长长地吐出一口浊气,要是有个人专门来给他炼毒就好了,这个时候方荡想起了那炼毒的姐妹来,现在想想,当初应该将她们给抓走才对么……

  ……

  “请问,好运是住在这里么?”两个姐妹带着走路一瘸一拐,却颇有几分风韵的中年女子敲响了一座破旧的宅院大门。

  门中走出一个一脸不耐烦的看门人,那人一看到模样一抹一样却有着完全不同的两种风情的双生姐妹,不由得双目一亮,脸上的不耐烦瞬间消失无踪。

  门房笑呵呵的问道:“你找好运?你们和他什么关系?”那门房听到好运两个字眼睛中冒起一丝亮光来。

  姐姐说道:“好运是我们的朋友,我这次给他带了一点东西,烦请您通告一声。”

  门房哦了一声,随后满脸笑意,道:“好好好,你们等等,哦,不,你们进来吧,进来等,外面挺冷的。”

  两姐妹当即带着一瘸一拐的中年女子走进了这座曾经的公主府。

  门房往外张望了两眼,随后关上了大门,紧接着一个贼头贼脑的年轻人从门缝中钻出来,朝着二王子的住处疾奔而去,脸上还带着那种淫、荡无比的笑容。

  羊落虎口!

  不,一刻钟之后,母女三人推开大门,从这座曾经的靖公主府中走了出来,然后疾步快走,不一会就出了火毒城。

  二王子带着人赶来的时候赫然发现,整个院子里面的人全都消失不见了,靖公主走前留下话来,叫二王子心存忌惮,所以二王子没有直接推平了靖公主府,只是留了七八个人在这里看房子,现在,整个宅院静悄悄的,空无一物,别说人影,连个鬼影都没有。

  这场面叫二王子还有跟着二王子来的人全都愣住了,尤其是那个跑去报信的贼头贼脑的年轻人,更是瞪大了眼睛,一脸的莫名其妙,他刚刚还在这里谈笑风生,怎么这里一下就仿似鬼蜮了?

  随后所有的人四处去找,找遍了全城,都没有找到这七个看守公主府的家伙。

  从此之后,公主府成了一处禁地,二王子前后派了好几拨人去看守,但这些人都不敢进院子,全都打铺盖卷住在了院子外面,久而久之,公主府闹鬼的事情传遍整个火毒城,尤其配上公主府那年久失修的颓败模样,看起来果然是阴风阵阵,鬼气兮兮,如此一来,公主府门口都没有人走动了。

  那七个大活人究竟那里去了?那母女三人究竟哪里去了?

  谜,这将是解不开的谜。

  “好运去了望京,娘,咱们也去望京么?”丁酸儿用手捂住鼻子,一步一陷的边走边问。

  她们脚下是数不尽的药渣瀚海,每一步行走都相当艰难。

  母蛇蝎自从进入了这一片烂毒滩地中后,就一直在皱眉沉思,此时开口道:“这些药渣都是难得的炼毒材料,可惜咱们这一次不能带走太多,苦儿酸儿,你们两个想办法装上一兜子,我要好好研究一下这些东西的用途,若是能够用这东西炼出毒药来,那这一片烂毒滩地简直就是取之不尽的宝藏。

  丁酸儿还有丁苦儿连忙挖取药渣。

  这些药渣都是火毒仙宫炼丹之后剩余的渣宰,炼丹这个过程是将天才地宝之中有益的部分提取出来,将药材中无益的部分拚弃掉,这些药渣都多多少少带着毒性,对于火毒城炼丹的弟子来说,这药渣都是废料,但对于母蛇蝎来说,这些药渣都是宝贝。

  不过,火毒仙宫之中也不是没有炼毒的人物,事实上,火毒仙宫炼毒者极众,不然也不会被称为是火毒二字,不过,他们一直都没有想到办法将药渣中的毒性完全提炼出来,就算能够提炼出来一部分,所消耗的力量,也和所获取的毒素完全不成正比,毕竟这些药渣已经在丹炉之中锻炼了一次,毒性被锁固住,所以,药渣依旧还是药渣。

  手握《炼毒天经》这本炼毒的老祖宗式的经典,并且被毒性侵蚀了十余年的母蛇蝎,对于毒药的理解已经到了一个崭新的层次,对于生克之道更是有了新的感觉,所以她要尝试将这些废物药渣进行一次回炉提炼。

  ……

  望京靖公主的临时府邸内,外面是阳光明媚,靖公主的房间中却犹如被乌云遮住,阴沉黑暗。

  “公主,王爷给了您两条路,一,您现在就去给三皇子道歉,无论如何,无论你用什么办法,都要求得三皇子的原谅。”

  章公公一边说着,一边看向面色平静,好似完全没有听到他说些什么的靖公主。

  章公公等了片刻,见靖公主依旧如初,便继续说道:“二,不管好运是胜是败,你都马上离开望京,天涯海角随你去,但就是永远不许再回到夏国来。”

  靖公主闻言,平静无比,似乎章公公口中说出什么她都完全不意外的靖公主,不由得一愣,一脸惊讶的看向章公公。

  章公公笑道:“虎毒不食子,王爷是您的亲生父亲,他总不会将自己的孩子完全逼上绝路,您先在已经走上绝路了,不管好运是胜是败,夏国都没有您的存身之处,王爷总不会眼睁睁看着你死。”

  靖公主对于这样的言语却并未采信,而是皱着眉头用力思索着,她对洪正王实在是看得太透了,这个家伙心中根本就没有什么骨肉亲情,要不是洪正王有一身人皮的话,靖公主绝对会将洪正王当成是一个妖怪或者是蛮族,洪正王的心容量太小,内中只容得下他自己,多一丝一毫都容纳不了。

  这样的洪正王忽然说要放她走,这内中一定藏着什么不可告人的秘密。

  靖公主忽然双目一亮,随后双目变得如同死灰一般的沉寂,淡淡的开口道:“我爹,这是要叫我从这个世界上彻底消失掉么?是因为我影响了他的计划,所以他相当愤怒,是因为我做出的事情已经无法挽回,除非我消失掉,然后他再嫁过来一个女儿才能平息三皇子的怒火?”

  章公公脸上是忠厚的笑容,摇了摇头,开口道:“公主,你想多了,王爷确实想要再嫁过一个女儿来,但王爷一点都没有生气,相反,王爷对你的举动相当赞赏。当前京中局势犹如乱流漩涡一般,谁靠近了这里谁就会被卷入海底被撕成碎片,、您的举动,叫王爷有了继续观望的机会,要知道,王爷坐守火毒城,无论是大王子登基还是三皇子成为夏国皇帝,都不可能动摇他的位置,所以,王爷根本没有必要这么早就做出依附哪一边的决定,王爷是真的希望你能找到自己的梦想,你看这是王爷转交给你的。”

  章公公从袖子里面取出一个布卷来,里面装着的都是玉贝石,数量至少也有二十块,这些玉贝石足够靖公主突破到练气境界了。

  靖公主脸上依旧还有疑惑,但此时也不由得心中微微一软,父亲终究还是父亲,哪怕他看上去犹如豺狼野兽。

  “公主,接下来,咱们就安心等到迎亲那一天的到来,其实我是希望好运能赢了三皇子的,这样一来,王爷就不必费心思在这哥俩之间做出抉择了。

  “为什么不叫我们现在就走?我们现在走,岂不是更好?”靖公主看着那一袋子玉贝石,忽然开口问道。

  章公公目光微微一闪,看向靖公主,脸皮略微紧张一下后,便又松弛憨厚的笑道:“公主,现在你们想走也走不了,要知道三皇子已经将您和好运牢牢盯死了,这望京就像是一座囚牢,您就算插翅也逃不出去了。”

  靖公主哦了一声,默默地点了点头,目光看向火毒城的方向,神情变得漠然冷淡。

  ……

  时间过得飞快,五天的时间一晃就过去了,今天,就是三皇子迎亲的大好日子。

  今天也成为整个望京上上下下最关注的日子,好运的名字已经传遍望京。

  方荡要和三皇子抢夺靖公主,这样的消息,在这个因为炫龙皇帝进入续命炉而变得死气沉沉的望京中杀出一条血路,叫不少人着实兴奋了一把,叫着灰白色的世界多了一点激**彩。

  这不光是一场平民夺取皇子未婚妻子的事情,还掺杂着大皇子和三皇子之间的争斗,三皇子若是输了,一个连自己的未来妃子都保护不了的男人,永远别想成为夏国的皇帝。

  这对于三皇子来说,绝对是一场毫无意义,对自己完全没有任何帮助的争斗,他胜了,理所当然,毫不奇怪,但他若是输了,那么对于他的打击,将如同山呼海啸一般可怕。

  但三皇子却无法拒绝这样的一次无用的争斗,这关系的不光是他的名誉,还关系到整个朝廷上上下下对让他的看法,夏国现在需要的是一个强者,一个能够站在风口浪尖上,将夏国拖拽起来的强者,而不是一个遇事退缩的弱者。

  一场对于自己毫无益处的争斗,对此三皇子心中升腾起一股股的恶念,敢跟他抢女人,并且还是以卑贱的一个偏将的身份来抢他的女人,这样的该死的家伙,罪不容赦!

  现在这件事已经传遍整个望京,三皇子现在已经成为一个笑柄,赌场里面,大部分人都在买好运赢,不将方荡挫骨扬灰,实在是难消他心头之恨。

  旭日东升!

  望京中的积雪已经融化,天气逐渐回暖,竟然给人一种到了春天,万物即将复苏的错觉。

  方荡张开双目,心脏陡然间咚咚跳动,四周的墙壁跟着嗡嗡震颤,铜壶随着方荡的心跳在炉子上一踮一踮的跳动,壶中满满的水一股股的泼溅出来。

  方荡缓缓闭上双目,心脏的跳动开始缓缓收敛,最终咚咚犹如重锤敲击大鼓般的声音消失无踪。

  突破炼心!

  方荡连自己都不相信自己会在这么短的时间内突破炼心,这全都考了大皇子给他的那颗龙珠,还有靖公主给他的数百年火候的野山参。

  当然,更重要的是,因为方荡有奇毒内丹,此时的方荡双目眼珠碧绿,稍微用力,身上就显现出成片的漆黑的血管,现在的方荡毒性更进一步。

  方荡用舌尖挑动一下奇毒内丹,随后方荡眼珠的碧绿色慢慢消散,方荡的眼睛恢复如常。

  方荡走出客栈的房间,走上大街,不理会四周人么对他的指指点点,缓缓地朝着公主府走去。

  方荡四周是一片空白,没有人愿意走到方荡身边去,因为方荡身上散发出一股凛冽的寒意,生人勿近。

  方荡走到一半,看到旁边早点摊上坐着一座大山,正在吃面,是一张熟面孔。

  劈山剑!

  劈山剑旁边坐着的都是熟悉的面容,只不过方荡、叫不出他们的名字罢了。

  劈山剑看到方荡,并未理会,依旧自顾自的吃着面条,旁边的子午剑倒是相当热情的对方荡比划了一个你去死的手势。

  方荡继续前行,不多时劈山剑等人就跟在了方荡的身后,他们沉默不语。

  路终究是有限的,方荡终于走到了临时公主府门前。

  这里被损毁的大门虽然进行了修缮,但看起来还是有些难看。

  方荡没有进门,直接坐在了大门口,他等着三皇子来提亲,他要从三皇子手中,将靖公主夺过来,叫三皇子痛不欲生。

  云剑山几位弟子,则在四周找了地方休息,慢慢的四周开始聚集起越来越多的人来。

  这些人,有些事专门跑来看热闹的,这样的家伙纯粹是找死,绝大部分都是望京中各种势力的耳目,他们等着看方荡和三皇子这场争斗最后的结局。

  这场胜负,将关系到夏国未来的君主是谁,天底下没有比这更重要的事情了。

  此时,唢呐在三皇子府大门口吹响,鞭炮齐鸣,锣鼓喧天,迎亲的队伍足足有数百米长,三皇子一身大红袍,坐在高头大马上,朝着公主府缓缓行来。i1387

  ...
为更好的阅读体验,本站章节内容基于百度转码进行转码展示,如有问题请您到源站阅读, 转码声明
五喵喵小说,顶点小说邀请您进入最专业的小说搜索网站阅读踏天争仙,踏天争仙最新章节,踏天争仙 大海资源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