踏天争仙 第四百九十四章 阴阳鱼

小说:踏天争仙 作者:三生万物 更新时间:2019-11-10 02:32:29 源网站:大海资源
  石头右卫始终没有离开天书天地,与外面沟通了一番之后,石头右卫紧张了一会,过了差不多三个时辰,石头右卫又与外面沟通了一番后才重新回到门槛处,用自己的大脑袋枕着门槛躺着。

  吉达看到这里也不由得松了口气,或许师父已经这段时间见到的石头右卫一直都是这个状态,总是躺在门槛上,不是呼呼大睡就是抬头望天,好生没趣儿。

  石头右卫有些想念火毒仙宫的那条门槛了,那高高大大的门槛脑袋放在上面最是舒服了,不像现在这根,躺在上面跟牙签儿似地。

  “也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再回火毒仙宫!”

  石头右卫望着头顶上的那片天空,有些怅然的想着,或许永远都回不去了。

  对于他们来说,即将面对的不是一个两个难题那么简单,最初他们只是要对抗雄主门,只要能够在雄主门的威压下活下来,那就成了,但随着方荡一步步走来,敌人越来越多,也越来越强大,现在的方荡,那些鱼虾什么的就不提了,即得罪了丹宫又得罪了龙宫,得罪了这两家,在这上幽界基本上就已经没有了立足之地,毕竟妖族的领地他们也不能去,去了就是死,而蛮族和龙宫还有丹宫交好,去了也是被抓回来的结果。

  对,就在刚刚,方荡又戳翻了朽土城,惹得朽土城上百名丹士追杀了一整天的时间,这才逃了出来。

  这一步步走来情况是越来越糟糕了,但……

  石头右卫忽然笑了起来,“我怎么觉得事情越来有趣,越来越轻松了呢?简直就是莫名其妙么!”

  一切都是因为那个家伙吧?

  此时的方荡可没有那么轻松,他擦干净脸上的鲜血长出一口气。

  看人不爽拔刀杀之,当然快意无边,但也要承受那汹涌而来的无边巨力的吞噬,方荡的实力在凡间的时候自然可以随心所欲,但到了这上幽界,就得夹着尾巴做人,也正是因为如此,不少丹士都有些承受不了,沉迷在了醉生梦死之下。

  方荡砸了那座奉记老店,被整个朽木城的丹士追杀,一路狂奔了数万里,这才勉强甩掉了后面的追兵,毕竟方荡出手的太过突然,毫无征兆,一击之后转身远遁,旁的丹士反应过来再追的时候就已经晚了,当然有些丹士速度够快,死死咬住方荡,被方荡和陈娥杀了几个,剩下的几名丹士手段更辣,方荡是拉着陈娥潜入云海中,两人一起施展隐形匿迹的手段又兜转了不知道多少个圈子,这才避开了他们的追杀,好在朽土城中的三位人妖蛮三族城主没有追出来,不然方荡还要付出更大的代价,甚至跑都跑不了。

  陈娥脸上也有血迹,此时的陈娥惊魂未定的扭头看向身后,确定没有追兵了后,才长吁了一口气,用手拍着自己的胸脯道:“你这样做实在是太凶险了。”

  方荡点了点头,仰面躺倒在山石上,双目之中显现出一丝冷光来,随后道:“郁闷之气,不得不发!”

  陈娥躺在方荡身边,犹如一只小猫一样,此时的陈娥也已经疲累无比了,躺在方荡身边娇、喘连连,淡淡的香气在方荡鼻尖肆虐着。方荡和陈娥现在是道侣,关系密切,方荡能够知道陈娥身上的任何问题,有没有受伤,受伤重不重,体力如何,丹力如何。

  方荡有些愧疚的扫了眼陈娥的背部,那里有一道已经变成黑褐色的痕迹,虽然那里不再流血了,但方荡记得很清楚,那是为了帮他挡敌人的攻击受得伤。

  当时的情况,方荡被三名丹士围攻,正是双拳难敌四脚的时候,陈娥也被一名丹士拖住,对于方荡和陈娥来说,处于逃亡状态下最怕的就是被围住,一旦被围住,后面会有源源不断地丹士追上来,就如同陷入沼泽之中,无论如何挣扎都再也无法逃离。

  就在方荡眼瞅着就要被三名丹士拖死的时候,是陈娥拼着后背重伤,将三名合围方荡的丹士冲开,方荡才有机会从合围中逃走,那一次当真惊险,只是毫厘之差,方荡就万劫不复了。

  虽然后来方荡也数次救了陈娥,但这件事终究是他方荡挑起的,陈娥被卷如其中何等无辜?

  方荡此时的心中对于陈娥,是抱着一丝歉疚和感激的!

  方荡扭头看向陈娥,陈娥忽然笑了起来,咯咯的,声音清脆而明快,方荡看得心中微微一荡,觉得陈娥似乎比之前见到的时候变得更加好看了,方荡随即也笑道:“你笑得这么大声,小心将追兵吸引过来,到时候就是他们笑了。”

  陈娥又是咯咯两声,随后才收敛了笑声道:“不怕,别看他们追得凶,其实他们才不会真的玩命。”

  方荡也明白这个道理,那些追杀他的丹士有好几位修为其实都远超他们,但他们虽然一路尾随,但却并没有玩命动手,原因很简单,方荡还有陈娥两个就算砸了奉记老店对于这些人来说也没什么所谓,反正人皇尺也没有

  (本章未完,请翻页)砸在他们身上,他们出来追杀方荡不过是职责所在罢了。

  拼命?大家修行这么艰难,好不容易才走到了今天这一步,因为这点事儿?完全没有必要。

  方荡和陈娥是两个人,真要杀方荡和陈娥,或许不难,但一定会付出代价,毕竟丹士爆丹是任何人都要畏惧三分的事情,另外双修修士本身就是极难对付,尤其是将双修修士逼入死角,逼得他们做困兽之斗的时候,就更不好惹了。

  所以,对于他们来说,最好的情况是追在方荡和陈娥身后,将他们两个的丹力耗尽,然后再动手擒抓。这也不算事偷懒,只不过是一种将自己受到的损伤降低到最低的策略。

  当然,在那之前,方荡将他们甩掉了。

  至于那几个不要命的愣头青,方荡对于他们的行为不大理解,但人有千万种,不一定全都是耍奸、弄滑之辈,可惜这些家伙修为略差,就算比方荡强点,但在方荡和陈娥联手之下,对方最终只得饮恨收场。

  倒是这一战叫方荡体会到了双修道侣联手御敌的妙处。

  陈娥和方荡之间在战斗中能够形成一种默契联系,这种默契不是建立在语言上的,而是建立在对对方的了解上的,这种了解是从对方身躯的反映上来的。

  成为道侣之后,方荡和陈娥之间能够体会到对方身上的种种变化,如果将对这种变化的感觉放大的化,方荡和陈娥甚至能够体会到对方每一根肌肉纤维的收放情况,在这种紧密到了了解对方甚于自己的情况下,对方想要做什么自己一清二楚,这样一来,两人配合起来,无论是杀伤力还是防御力都成倍增长,就算碰上修为比他们高出一两筹的家伙,他们也能从容将对方围杀。

  这也正是叫那些修为比方荡和陈娥高明的家伙不愿正面和方荡陈娥两人对上的原因所在。

  这一场逃亡,收获最大的其实是陈娥,陈娥觉得自己和方荡之间的关系一下拉近了很多,以往陈娥觉得方荡和她之间的关系虽然是道侣但却更像是一夜雨露随即就彼此无关的那种关系,彼此隔着一层,甚至于陈娥想要给方荡梳理头发都要小心翼翼,但通过这场逃亡后,陈娥放心下来,陈娥非常确定,这个世界上,已经没有任何人能够将她和方荡分开了,除非是死亡!

  方荡和陈娥两个躺在那里随后谁都没有开口,陈娥的呼吸渐渐平缓下来。

  方荡则开始张开口吞服四周的气脉来尽快恢复自己的修为,虽然敌人被甩掉了,但现在依旧不能掉以轻心,随时保持自己的巅峰状态对于每一个丹士来说都是极其重要的事情。

  “那个,听说双修的话,对恢复修为很有好处……”陈娥忽然用细弱蚊蝇般的声音说道。

  方荡愣了下,扭头看向陈娥,陈娥闭着眼睛似乎已经睡着了,似乎刚才那没羞没臊的话语根本就不是她说的,是方荡心中自己生出来的臆想。

  方荡对于双修的了解非常少,基本上他根本就没有仔细研究过双修的事情,他所知道的就是双修和男欢女爱有些关系,但又不完全就是男欢女爱,是一种高于男欢女爱的境界。

  方荡上次和陈娥之间发生关系,其实并没有完全达到双修的地步,距离真正的双修还有很大的差距。更像是一场仪式,一场奠定了方荡和陈娥之间成为道侣的仪式。

  男人和女人之间的的情、欲肉、欲关系是最低等的一种关系,只是肉身的一种欢愉,虽然也能稍稍涉及精神层次,但终究是相当浅层的,而双修不同,双修是一种真正的精神上的交、媾,是一种更高级的生命体寻求欢愉寻求进步的一种方式。

  凡人之间发生云雨是为了传宗接代,而丹士之间的双修,则是为了增长修为,从本质上,两者就完全不同。

  一个是为了传承生命一个是为了进行生命上的升华。

  方荡本来没有想过和陈娥再次做些什么,但此时由陈娥主动提出这件事,就变得有些微妙了。

  方荡看着陈娥那长长的微微颤抖的睫毛,微红的脸颊,还有那看似自然却用力抿着的嘴唇,方荡能够感受到陈娥此时浑身上下的血液犹如沸腾起来的热度,再往深层次的方向去感知的时候,方荡心中也不由得一荡,陈娥和他之间是道侣关系,彼此能够对对方的身躯变化了若指掌,甚至,彼此还会受到对方的影响,现在方荡就收到了陈娥身躯中隐藏的春意的影响,方荡瞬间就觉得脸颊变得火辣辣的。

  方荡能够感受到陈娥内心深处的那种羞耻感,还有紧张得要命的紧绷感。

  如果此次方荡拒绝的话,那么陈娥将会无地自容吧。

  方荡此时已经不觉得和陈娥之间发生什么有多么大的不妥了,对任何人来说,第一步是最难的,当第一步迈出去之后,第二步就简单多了,第二步走出去了,一切其实就变得稀松平常了。

  并

  (本章未完,请翻页)且,方荡此时还真的想要体会一下真正的双修是怎么回事。

  方荡轻轻地探过头去,嘴唇轻轻地接触陈娥的嘴唇,方荡的念头中,立时迸出两个字——好烫。

  陈娥嘤咛一声,一张脸瞬间变得艳红无比,嘴唇略略往后退了退,这样的矜持对于方荡来说,更像是勾引,诱敌深入。

  方荡没有犹豫,直接杀了上去,随即双方便纠缠在一起。

  相对于上一次的男欢女爱,这一次,方荡和陈娥更放开,更融洽。

  随着方荡和陈娥两人肉体纠缠在一起,两道灵光从方荡和陈娥身上升起,这两道灵光就像是两条欢快的小鱼,这两条小鱼一黑一白,在一起并驾齐驱,围着肉身交缠在一起的方荡和陈娥游弋不休。

  不久之后,这两条小鱼首尾追逐,最终这两只小鱼游成了一个阴阳鱼的图案,这种图案正是世间道理的根本,男人女人,一阴一阳,这是世界运转的根本道理,也是构生成整个世界的起源。

  方荡和陈娥的灵化为的小鱼在旋转着追逐着,方荡和陈娥此时完全沉浸在一种难言的感觉之中,这种感觉,不似肉身快感那般激烈,更加的醇厚,更加的自如,就好似被浸泡在纯美甘冽的琼浆之中,浑身上下每一个毛孔都打开了,并且心灵还在一次次的被净化着,就好似浑水不断的经过纱网,心中的那些不快,各种积累下来的负面情绪,这一切都变成杂质被纱网滤掉,最终剩下来的,就是最干净,最愉悦,最纯真的情感。

  这个天地间最快活的是什么人?是婴儿,婴儿是这个世界上能够最开心的就是婴儿,婴儿无忧无虑,所以他们拥有这个世界上最纯真的笑容,此时的方荡和陈娥就如同两个婴儿,心中一切的块垒全都被过滤掉了,此时的他们忘记了一切的不愉快,忘记了一切的烦恼,甚至连男欢女爱都被忘记了,他们拥有的,就是一种从灵魂深处,从肉体的最原始处诞生出来的快乐,很难说清这种快乐是什么,或者为什么快乐,总之就是快乐,未曾经历过那种感觉,永远都无法想象得到那是怎样一种境界。

  时间不知道过去多久,方荡和陈娥几乎想要永远沉浸在这片无忧无虑的乐土之中,但该醒的时候终究是要醒来的。

  方荡和陈娥两个紧紧地抱在一起,彼此听着对方的呼吸,两人都没有张开眼睛,而是继续沉浸在那一片欢乐之海中,继续回味着那最纯粹的快乐的余韵。

  又过了一刻钟,方荡和陈娥终于张开双目,两人就那样对视着,方荡感到自己身上的疲惫一扫而空,心灵也得到了净化,在这种精净化下,从前根本没有什么办法能够改善的精神上的疲惫竟然也全都被化解,此时的方荡觉得自己就像是一个新生的婴儿,浑身上下所有的器官都是崭新的,身躯之中没有意思杂质,念头里同样没有半点杂念。

  这种感觉,好得方荡想要放声大呼。

  不过,方荡没有这么做,现在还不是随意放纵的时候。方荡伸手在陈娥滑、嫩的后背上轻轻抚摸了一番,那里原本应该有一道触目惊心的把婚,现在,那伤口已经完全消失了,似乎从未存在过,方荡指尖一片细腻。

  陈娥脸上娇羞一片,不过,不久之后陈娥就恢复正常,轻轻在方荡耳边呢喃道:“咱们该走了。”

  方荡当然知道该走了,不过,他有个问题,现在他正在想这个问题,他也在找寻着这个问题的答案。

  “去哪?”

  天下之大,对于方荡来说,却似乎并没有容身之处,去哪里,现在成了方荡面临的最大问题。

  陈娥对于这个问题也没什么好的答案,方荡得罪的人实在是太多了,基本上上幽界强大的势力他都得罪了,既有十大门派之中的一叶堂,也有三不管世界中的朽木城,还有人族最强大的势力丹宫,更有从世界诞生之初就存在的龙族,至于原本的火毒仙宫的最大敌人雄主门,现在连排号都排不上了。

  方荡现在是真的有些迷糊,接下来应该去哪里?方荡其实有很多的事情要做,最重要的一件事就是增长修为,一方面是为了火毒仙宫,一方面是为了自己能够在上幽界立足活下来,还有更重要的一点,那就是他要将父母的神魂从奇毒内丹中解放出来。

  究竟去哪里,做什么样的事情才能更快的增长修为呢?这对于方荡来说是最大的问题。

  陈娥知道方荡在思考问题,就直接钻入方荡的臂弯中,方荡去哪里,她就去哪里,所以这样的问题,就交给方荡去思考吧,她觉得现在是她在这个世界最美妙的时刻。

  方荡沉入脑海之中,内中的佛像身前的光轮上又多了三座漆黑的七级浮屠,这是方荡杀掉的三名丹士,看着那做光轮,看着那巨大的佛像,方荡一直有些迷惘的眼中终于变得清明而坚定起来。

  方荡找到了目标。

  (本章完)
为更好的阅读体验,本站章节内容基于百度转码进行转码展示,如有问题请您到源站阅读, 转码声明
五喵喵小说,顶点小说邀请您进入最专业的小说搜索网站阅读踏天争仙,踏天争仙最新章节,踏天争仙 大海资源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