餮仙传人在都市 第257章 不是人

小说:餮仙传人在都市 作者:小小羽 更新时间:2018-12-05 22:23:39 源网站:云来阁
  “掌门,等下你一定要特别小心,能不出手就不要出手!”

  站在高处,看到柳青云越来越近,无忧长老忍不住再次叮嘱,古争是整个峨眉的希望,他绝对不能有任何闪失。

  “两位长老尽管放心,倒是古安,你等会可真的要小心了。”

  古争目光凝重,伸手拍了拍身旁古安的肩膀,这将是他们所有人万分小心的一战,特别是他和古安,实力都很弱。

  “是,掌门!”古安应声,眉头都快拧成了疙瘩。

  虽然还没有正面对上白衣老头和冻尸,但众人所在的地势很高,之前发生在山下的战斗,以无忧和无愁两位长老的目力,隐约能够看到一些,也因此对冻尸的难缠,有了一定程度的了解。

  按理说,既然对冻尸已经有所了解,古争一行人该避让才是,毕竟冻尸有二十七只,他们中真正能跟冻尸抗衡的人,也只有无忧和无愁两位长老,留下来实在是为不智之举。

  但是,白衣老头对古争等人而言,同样是肉中刺,除此之外,还有最为重要的一点依仗便是,无愁长老练有飞刀绝技!

  通常来说,内劲离体伤敌的范围是相对有限,想要将内劲依附于暗器之上,做出远距离的伤敌,首先就要有专门的功法才行,毕竟,内劲不是想要它依附在暗器上,它便会乖乖的留在上面不消失。

  敌人是修炼者,无愁长老的飞刀势必不能像‘小李飞刀’那样例不虚发,但它的破坏力肯定是要比‘小李飞刀’强大。

  如果能以飞刀将尺八音中断,二十七只难缠的冻尸也就会成为纸老虎,趁机解决掉已经受伤的白衣老头,也并非是什么不可能的事情。

  这是他们最大的依仗,另外就是这个时候去走那段险路会更危险,后面的人一旦追上来很容引发更严重的灾难,不如留下来拼一拼,搏一搏。

  人将至,声先临!

  尖锐的尺八声,起到了它应有的作用,古争等人的脑袋开始疼了起来,内劲也迟滞了起来。

  尽管古争和古安实力不济,但尺八音让他们头疼的时间,只不过是比两位长老长了几秒,倒也没有造成什么严重的伤害。

  “器灵,现在距离够近了吧?那些人形怪物究竟是什么呢?”

  古争再次问出了他很好奇的问题。

  之前由于距离的缘故,器灵无法为古争解答,必须要等冻尸们靠近了,它才能够给出确定的答案。而现如今,冻尸距离他们已经很近了。

  “不腐尸,由邪修炼制出的尸体类傀儡,产于盛法时代。”器灵的声音响起在古争脑海,柳青云也已经登上了山顶。

  “无忧无愁,你们还愣着干什么,赶紧帮忙啊!”柳青云大喊大叫。

  “鬼叫什么?”

  “调头马枪!”

  无忧和无愁两位长老同时出声,也同时向着白衣老头冲去。

  白衣老头很谨慎,他放慢了速度,落在了不腐尸的后面。古争等人敢留下来,在他看来想必是有些依仗的!所以,他放弃让不腐尸继续追杀柳青云,先来试试无忧和无愁的实力再说。

  “你们先顶着,容我先调息一下!”

  终于不是不腐尸的针对目标了,柳青云赶紧拿出一枚丹药服下,盘坐在地上调息了起来。

  已经知道不腐尸的难缠,无忧和无愁自然不想在他们身上浪费时间,两人在躲闪的同时,不断向着白衣老头靠近。

  可惜想法永远不是现实,敌人不会按照你的套路来走,在白衣老头的操控下,无忧和无愁难免跟不腐尸对上。

  “锵”

  金铁交加的声音发出,无忧长老手中的长剑,劈在了一只不腐尸的身上,擦出了一溜的火花。

  已经知道了不腐尸很难缠,可当一剑只能斩出寸深伤口的尴尬局面出现时,无忧长老的脸色也更沉了。

  向着无愁长老打了个眼色,无忧长老抖手便是一团剑花,缠住了想要阻挡无愁长老的一只不腐尸。

  无愁长老会意,抓住机会向着白衣老头靠近。

  白衣老头眉头一凝,看出无愁长老比较危险的他,立刻跟其拉开了距离。

  “老头别跑,有种咱们过两招!”

  本性中,无愁长老是有些老顽童的性格,他见白衣老头避而不战,便立刻用言语来刺激,他希望白衣老头就像含着肉的乌鸦一般,一激动直接便张嘴出声了。

  白衣老头没有上当,并狠狠瞪了无愁长老一眼。

  “死老头,这些古尸中竟然还有几个女的,你该不会是跟她们有一腿吧?要不然她们为什么都这么拼命呢?”

  无愁长老继续用语言攻击,内心中则是万分焦急。

  受尺八音的影响,内劲迟滞导致速度减缓,以至于无愁长老想要靠近受伤的雪豹,还需要一点时间才可以。并且,无忧长老已被不腐尸围住,而他身后也跟着七只不腐尸,要不是白衣老头谨慎的拉开距离,只怕一放风筝,他就要跟身后的不腐尸对上了。

  不过,这一次无愁长老的言语攻击奏效了,眼中怒气浮现的白衣老头,立刻便要对他放风筝。

  “去!”

  合适的距离瞬间到来,无愁长老摸向腰间的手一抖,闪着寒芒飞刀脱手而出。

  破风啸响中,三寸长的飞刀射向雪豹腿上的筋脉!飞刀虽短,可其上依附的劲气,能够对目标造成穿刺型的伤害,威力还是相当惊人。

  “锵”谨慎的白衣老头,以手中尺八将飞刀打飞。

  没有了尺八音的操控,不腐尸立刻停下了动作,形势一片大好!

  “嗖”

  无愁长老的第二把飞刀离手,白衣老头再次挥动尺八,飞刀又被打飞了出去。

  至此,没有了尺八音的干扰,无愁长老几乎是锁定了白衣老头,迫使得他根本无法吹奏尺八、无法摆脱被拖住的局面。同时,无忧长老也已脱困,正迅速向着这边赶来。

  “混蛋!”

  白衣老头怒叫,他赶在无愁长老第三把飞刀出手前,以单手内劲在面前画出一个护盾,挡住了紧跟其后的飞刀。

  “排云掌!”此时,终于冲到近前的无忧长老,双掌同时推出。

  强大的内劲化为巨大的手掌,带动着地面上的积雪,以排山倒海之势向着白衣老者袭去。

  “嗷”

  雪豹突然发出一声咆哮,脊背上的毛都竖了起来,它竟然如同飞了一般,一下子跳出去了三十多米远,躲过了无忧长老的致命攻击。

  但是,不正常的跳跃,明显是对雪豹的损伤很大,它的身体在颤抖,七窍中更是有鲜血流出,躺在地上起都起不来了!

  “你们该死啊!”

  白衣老头望了眼伤重的雪豹,再次吹响了尺八。

  不腐尸又动了起来,只不过这一次他们的行动路线发生了改变。

  六只不腐尸冲向无忧和无愁,八只不腐尸冲向白衣老头,剩余的十三只不腐尸,径直向着山顶上的古争他们冲去!

  不腐尸攻击古争,这是无忧和无愁两位长老,最不想看到的情况!

  “掌门小心!”

  无忧长老撤,他要去古争的身旁做保护。

  “你也该死!”

  不腐尸冲向古争,这让无愁长老暴怒异常,他在不腐尸的干扰之下,尽力向着白衣老头冲去。

  被拉开的三十多米距离,很快就被无愁长老消除。但是,冲向白衣老头的八只不腐尸,已经将他围在了中间,起到了肉墙的作用。

  “嗖”无愁长老的第四把飞刀,被一只不腐尸以身体挡下,根本就没有伤到白衣老头。

  “嗖”

  一只不腐尸从无愁长老的身后,挥动起了镔铁长棍。

  “去死!”

  爆出一股狠劲的无愁长老,身子只是一侧,争分夺秒的甩出了第五把飞刀。

  这一次,飞刀成功穿过不腐尸之间的空隙,刺入了白衣老头的大腿!

  白衣老头疼的浑身都在发动,鲜血顺着大腿直往下流,但是这个禽兽,硬是没有间断对尺八的吹奏!

  “啊”

  无愁长老痛叫,他的一侧身,只是避开了镔铁长棍对要害的攻击,并未完全将其躲过,沉重的镔铁长棍,直接将他打飞了出去。

  山顶之上,无忧长老想要保护古争,但却被几只不腐尸困住,根本无法对古争起到保护。

  古争眉头紧皱,心里也有些着急,这些不腐尸战斗力都很强,以他的战斗力,硬抗根本不是对手,借助身法倒是可以躲避,但只躲避又能躲避多久,最后一样被困。

  如果没有什么特殊情况发生,两位长老和古安,今天都有可能会死在这里,古争是来寻宝,不是来送死的,他必须解决掉眼前的问题

  “怎么办?怎么办?”

  古争体内仙力流转,越是危险,他的思绪反倒也越是清晰了起来。

  脑中灵光一闪,古争想到了一个可能。

  “安神术是仙术,他能够让王东静心,能够让黑狐之瞳迷惑的杨杰和解豪恢复理智,那么它能不能用在不腐尸的身上呢?”

  “当初黑狐没跑的时候,杨杰和解豪在它的控制下望月起舞,而白衣老头用尺八音控制不腐尸,两者应该是一种相似的手段吧?毕竟黑狐离开之后,杨杰和解豪变得呆滞,而尺八音停止之后,不腐尸陷入沉静,它们之间是有着相似点!”

  一瞬间,古争心念电转。

  “挺不错的吗,你终于想到了这个办法,既然想到了,那就赶紧尝试,现在的情况可是非常不妙。”

  器灵的声音响起在古争脑海,尽管没有直接肯定,但无疑也是告诉了古争,他的思路是正确的。

  器灵对这些仙术最为了解,他都说了可以,那就肯定可以,不腐尸已来到了近前,古争马上去做尝试。

  “安神术!”

  施展安神术很简单,安神术是低级仙术,需要的仙力很少,以现在古争的实力,基本一抬手安神术便能施展出来。

  很可惜,安神术是施展了,不腐尸身子仅仅是晃了晃,随即依然朝古争进行。

  另一边,面对难缠的不腐尸,柳青云也已中断了调息,拳头打得虎虎生风。不过他只是自己在对抗不腐尸,不可能是保护古争或者古安,他只是在自保罢了。

  古争还好,体内仙力并不受尺八音的干扰,尽管近距离的接触不腐尸做尝试,但有飘渺幻身术傍身,他还是具备着自保能力。

  反观古安,他的形势不容乐观,本身受到内劲迟滞的影响,速度拉下去了不少,躲避起来相当的吃力,要不是不腐尸的首要针对目标是柳随风、要不是古争的偶尔帮衬,他只怕会在极短的时间内躺下。

  “老小子,你瞎啊?又不是我将你的雪豹打残!”

  柳随风急眼了,尽管交手只是片刻,但不腐尸的数量太多,导致他刚刚调息恢复的那点实力,正在以很快的速度消耗着,如果照这样下去,他的结局也不会好到哪去,绝对不会比被他抛下而惨死的乔西山好到哪去。

  “你还是个人吗?”

  古争怒目而视,他真觉得柳随风不是个人,其实,柳随风晚一会调息根本没事,可假如他不那么狡猾,而是跟着无忧和无愁两位长老一起对付白衣老头,只怕现如今战斗都已经结束了。

  “你说什么?”柳随风暴怒,一拳向着古争打去。

  对于古争,柳随风本来就很不爽,如今情况特殊,这让他动了杀机。

  “掌门小心!”

  古安嘶吼出声,根本没有多想的他,以身体撞向了柳随风。

  有飘渺幻身术傍身,一直也都有提防的古争,并未被柳随风的一拳伤到。

  但是,情急之下以身相救的古安,就没有那么幸运了。

  “兔崽子找死!”

  古安本就没有柳随风实力强,加上还受到了限制,一下子被柳随风抓住,柳随风将他举起来之后,狠狠砸向了袭来的不腐尸。

  “啊”

  古安惨叫,他的腰部被不腐尸的重锏砸到,发出了骨头碎裂的声响。

  “柳随风!”

  古争怒吼,如果他有实力,他一定会杀了柳随风,可是如今,他还不具备杀掉柳随风的实力,他也只能是在心中暗暗发誓的同时,以飘渺幻身术先将古安救下。

  “你不是说我不是人吗?那我就不是人给你看看!”

  柳随风狂笑,随即捏爆了一直藏在手中的一枚丹药。

  被捏碎的丹药,于柳随风的身旁,化为了一股风吹不散的白色雾气。

  丹药并不算奇特,只是起到了一种蒙蔽视觉的作用,在跟不腐尸交手的过程中,柳随风发现这种看似普通的丹药,却能够让不腐尸产生丢失目标的效果,尽管这个效果的时间非常短,白衣老头又能指挥不腐尸强制追踪,但用在此时此刻,真的是再好不过了。

  因为不腐尸虽然受白衣老头控制,但它并非是绝对的灵活。当失去追踪目标的时候,它们会对就近的目标发动攻击,而这种情况下,它们再接受新的命令,将会有个十秒钟左右的过渡时间。

  十秒钟的时间并不多,但对于逃跑的柳随风来说,这点时间已经足够了。

  柳青云跑了,他以最快的速度滑雪到了山下。

  一不做二不休,到了山下之后,柳青云以内劲化掌风,狠狠打在了雪层之上。

  古争等人之所以会在山顶上等着,便是因为下山的路上容易发生雪崩,而柳青云的刻意为之,使得积雪如同瀑布一般奔腾而下。

  柳青云的举动,对古争等人并没有什么直接影响,但却是一种断后的举措!任何想在雪崩时追逐他的存在,都将被雪崩所吞没。

  雪崩的速度极快,而柳青云连头都没敢,径直向着远处狂奔而去,堂堂一个大派的长老,再害死了自己同伴之后,又陷害帮助他阻拦了敌人的同道,自己跑了。

  这样的阴险小人,古争说的一点都没错,已经不能被称作是人了。

  “混蛋!”古争冲着柳青云的背影怒骂一声。

  形势变得更加危机,无愁长老受伤,被几只不腐尸追逐的他性命堪忧。无忧长老同样也受伤了,不腐尸群中的他,正在艰难的腾挪闪避,试图吸引更多的不腐尸,来为古争分担一些压力。

  七只不腐尸在追逐着古争,要不是他有飘渺幻身术,他早就不知道死了几次了。

  用缥缈幻术躲避,并非是长久之计,这种仙技对于仙力的消耗,还不是现如今的他能够随意挥霍,更何况,他还抱着昏迷过去的古安,根本也撑不了太久了。

  古争心急如焚,再次对一只不腐尸发动了安神术。

  以往施展安神术,古争的感觉就像是他抬手挥出了风,风将承受者体内一些不好的东西给吹走了,整个过程十分简单。

  可是对不腐尸发动安神术的时候,古争的感觉就好像是微风吹到了沙粒,风力太小导致沙粒会晃动,但却不会滚动。

  有那么一点点的作用,但却无法达到最终的目的,这让古争非常的苦恼。

  那种将滚不滚的感觉从开始便一直存在着,始终都是差了一线的样子。

  “怎么破?怎么办?”古争心里不断的想着办法。

  “你现在的安神术威力还是太弱,安神术的威力会随着施展次数而变强,这个过程你也可以看做是一个熟练度的累积。现在距离安神术的威力提升,只剩下了最后一次的施展!”

  器灵的声音,突然响起在了古争的脑海,这使得焦躁古争,眼前顿时一亮。

  再次施展了安神术,古争瞬间觉得脑中有什么地方动了一下,对于安神术的理解,也变得更加深刻了。

  心头一喜,古争伸手一挥,安神术施展在了一只不腐尸的身上。

  感觉中,风吹不动的沙粒被卷走,已经举起武器的不腐尸,如同是被定身了一般,一动都不动了。

  “成了!”古争大叫一声,再次伸手一挥,另外的一只不腐尸也不在动弹。

  不腐尸是尸体没错,但总归有一定的本能,有一定的判断,和没有灵智的动物差不多,安神术本就可以作用在一切动物身上,能在不腐尸身上起作用,也就不足为怪。

  其实灵智越简单,安神术效果就越好,虽然是低级仙术,但毕竟是仙术,在这个没有了仙力的地球上,哪怕是低级仙术,也是非常的厉害。

  安神术和很多仙术仙技一样,用的次数多了,熟练了,威力就会跟着增加,古争施展安神术的次数太少,想要安抚不腐尸总差那么一点,在用了很多次之后,终于达到了安抚不腐尸要求的程度,从而成功。

  一挥手,便能解决掉一只不腐尸,片刻的时间内,原本围攻古争的不腐尸,已经没有一个还能够动弹了。

  冲到无忧长老跟前,古争在其震惊的眼神中,不着痕迹的打了一个眼色。脱困的无忧长老,立刻向着白衣老头冲去。

  古争是害怕白衣老头跑了,如果在今天这样的形势都不能将其杀掉,那么等他伤势恢复了之后,再想杀掉他可就难了。

  不腐尸不听指挥,白衣老头是百思不得其解,眼神中绝望的神色已开始蔓延。

  几乎是不间断的操控着不腐尸,白衣老头如今的伤势极重,于他而言,这是破釜沉舟的一战,不是鱼死,就是网破。

  望着冲来的无忧长老,原本守在白衣老头身旁的不腐尸,全都迎了上去。

  无忧长老转身,带着本就跟在身后的几只不腐尸,又向着古争靠近。既然不腐尸古争解决起来很容易,他也没必要再将力气浪费在它们身上。

  “呼呼呼呼”

  古争出手如风,极短的时间内,又是十几只不腐尸被解决,如今还剩下的不腐尸,也就只剩下追着无愁长老的几只了。

  “掌门救命!”无愁长老大喊,带着几只不腐尸奔向古争。

  形势有了好的变化,无愁长老自然也是看到了的,心中狂喜的他拖着伤重之躯,终于接近了古争。

  不过,这一次没等古争施展安神术,古尸们便已经停止不动了,逃跑的白衣老头放弃了吹奏尺八,雪豹重伤,已经没有了再次带他离开的能力,他自己也受伤很重,不腐尸一旦失控,他跑都没地方去跑。

  既然不能跑,不如放弃抵抗,白衣老头很快被无忧长老给制服。

  以防万一,古争对着不动的不腐尸,同样也施展了安神术,这才放心的长出了一口气。

  望着一片狼藉的雪山,古争心中有种说不出的感慨,形势的变化实在是太快了!

  当紧绷着的神经在此时放松之后,古争整个人都有种想要虚脱的感觉,这可是自他成为餮仙传人之后,最为惊心动魄的一战。

  无愁长老去照看古安,而古争拖着疲惫的身躯,向着无忧长老靠近。

  “器灵,这只雪豹是什么品级的食材?”

  伤重的巨型雪豹,已经被无忧长老给解决了,望着地上的这只庞然大物,古争向器灵发出了询问。

  “垃圾食材。”器灵淡淡一句。

  古争眉头皱起,雪豹和当初的巨狼,他都是抱有希望的,可谁曾想这些畜生的食材等级,竟然全都是如此糟糕!

  “没想到你竟然能够对付不腐尸,如果不是你,他们都得死,都得死,我恨你,我恨你!”

  望着靠近的古争,极度虚弱的白衣老头,咬牙切齿说道。

  “害得我门人受伤,你以为我就不恨你吗?”古争冷笑。

  “你到底是什么人?”无忧长老厉喝,内劲外放冲着白衣老头的身上连点几次。

  “啊”白衣老头叫得如同杀猪一般。

  “你想知道我是谁?我偏偏不告诉你们,你们就算杀了我也没用,危险并不会以我的死亡而告终,你们别想得到天山雪莲子,别想得到!”

  白衣老头显得很是激动,龇牙咧嘴的如同是要咬人一般,很快,在他一段话吼完的时候,他脸上的表情却一丝不动了。

  无忧长老探查了白衣老头的身体,然后摇了摇头。

  “掌门,他用了某种方法自绝了。”

  “找一找,看看他的遗物中,有没有什么东西,能够用来推测其身份的。”

  古争凝眉,白衣老头临死前的话总让他觉得,这家伙似乎是还有同伙。

  无忧长老搜查了白衣老头的尸体,除了他的那支尺八之外,唯一像点“样”的东西,也就仅仅是藏在他怀中的一块玉了。

  “这支尺八除了材质是金属以外,没有什么奇特的地方。这块玉,除了样子比较奇特之外,同样也没有什么奇特的地方,想从这两件东西上推测他的身份,很不容易。”

  无忧长老摇头,将尺八和玉都递给了古争。

  “尺八的确是普通的东西,倒是这块玉有点意思,这是你们地球盛法时代的产物。”

  古争刚将尺八和玉拿在手中,器灵的声音便响起了。

  “哦?盛法时代的产物?难道这是一件法器?”

  古争把玩着手中的白玉,它的造型非常奇特,就像是太极图中阳鱼的模样。

  “它不是法器,它的内部被人布下了类似于“禁制”的东西,它应该还有另一半,不见到另一半,我也不好判断它的用途究竟是什么。”听了器灵的解答,古争将玉收了起来。

  “对了器灵,这些不腐尸需不需要处理一下,他们还能不能被坏人所利用?”

  “不需要了,安神术除了能安神之外,还有着很强的净化作用,使不腐尸能够保存至今的东西,已经被你给净化掉了,他们如今只是比普通的尸体,更加结实一些罢了。”

  听器灵这么一说,古争算是松了口气,这些不腐尸不会被其他邪恶修炼者利用就好,如果还能被炼化成有强大战力的不腐尸,那就要现在全部毁掉,最好的办法是烧掉,一点都不剩。

  这里是雪山,连跟木头都没有,古争是有控火术,可纯粹用控火术去处理这些不腐尸,用的时间长不说,估计也要将他累的够呛,更不好给无忧他们解释。

  他不是修仙者,有一些特殊的能力也就罢了,正规的仙术还能用出来,谁看到都会震惊,倒不是他不相信无忧几人,只是这种事越少人知道就越好。

  现在不用处理这些尸体,古争也轻松了不少。

  不处理,只是不去烧毁,古争还是打算将这些不腐尸全部掩埋起来,埋在雪层之下,这里环境是很差,但一样有探险爱好者喜欢过来,被他们发现还不得吓个半死。

  古争跟无忧长老,先走到了另外两人的身旁。

  无愁长老先是被镔铁长棍所伤,后来又被不腐尸击中了几次,尽管伤的比较厉害,但已经服用过疗伤丹药了。再加上,无愁长老本身就是五层境界的强者,这点伤过个两三天,便能够恢复一些,很快就可以痊愈。

  古安被重锏所伤,当时是被直接打晕了的。他现在虽然已经醒了,但被伤到了脊椎,如今靠自己站都站不起来。

  “古安现在的情况,以丹药配合我五层内劲的推拿,明天这个时候已经能够勉强行走了。但是,想要彻底的恢复,估计需要八九天的时间。”无忧长老叹息道。

  古安的确伤得很重,他这样的伤势,如果是换了普通人早就死了。所以,即便明天能够勉强上路,也已经是拖累到了整个队伍。毕竟前路难行,时间也已经很紧迫了。

  “掌门,对不起了,要不然你们帮我找个雪洞,我就在里面养伤好了,你们抓紧时间”

  “说得这叫什么话!”古安的话没说完,就被古争给打断了。

  “咱们会一起过去,这点伤不算什么。”

  “掌门,我知道你对门人关爱有加,但古安的伤势真的不适合跟下去,他已经用了咱们峨眉最好的疗伤丹了。”

  无愁长老的神色同样黯然,峨眉的落寞,也使得各种物资之类的东西,大多不如盛法时代传下的其他门派。像古安现在的伤势,如果服用“续骨丹”,明天便能够正常行走,三四天后便能够彻底痊愈。但像“续骨丹”这种高等级的疗伤丹药,峨眉在十年前便没有了存货。

  “不需要疗伤丹药的,我给你们做点好吃的补补,这点伤也就不算什么事了!”

  古争微微一笑,两个长老外加古安,眼睛全都直了。

  对于古争的‘做点好吃的补补’,两位长老和古安已是深有体会,伤重的古安现在躺在雪上都一点不觉得冷,这便是最好的体现。对他们而言,古争的这句话一出,就意味着要有什么不可思议的美味出现了。

  “咕咚”无愁长老咽了声口水,脖子受伤的他,顿时疼的龇牙咧嘴。

  “没出息!”

  无忧长老舔了下嘴唇,狠狠瞪了无忧长老一眼。

  随即,似乎是发现了自己的失态,尴尬的无忧长老走向崖边,摆出瞭望远处的姿态。

  “先把帐篷支起来,我做点准备工作!”

  古争这次要做的自然是‘草还食修’,有些材料是放在洪荒空间中的,支起帐篷后从洪荒空间里拿东西,倒也不用让古安他们太过震惊。而对于他这个掌门人,背包中为什么会放着活鸡之类的东西,古安等人尽管疑惑,可也从未问过。

  “掌门,我来帮忙!”既然要有美味来补补,无愁长老也不急于打坐吸收那点丹药的药效了。

  “好,那你就搭灶台生火吧!”古争微微一笑。

  “遵命!”无愁长老眉开眼笑,离开开始忙碌了起来。

  “可惜不能帮掌门烧火了。”躺在地上的古安,努力支起上半身,眼神中尽是遗憾。

  “你就好好的歇着吧!”

  古争哭笑不得,一看到古安这个样子,他就更恨柳青云了。

  “掌门!”站在崖边的无忧长老,猛然转头,兴奋地喊了声。

  “怎么了?”古争问道。

  “你快来看看这是什么!”无忧长老手指山崖,表情非常激动。

  “真是没想到啊!”古争来到山崖旁一看,顿时也兴奋了起来。

  由于之前发生了雪崩,原本被积雪覆盖的山崖裸露出了出来。只见,稍微有些坡度的山崖上,零星的生长着五十几株奇特的植物。

  五十几株奇特的植物,一共有四种。

  数量最多的一种植物,长短如同一根筷子,形状特别像是手指。

  数量排在第二种的植物,颜色灰白,长得很像是松树,但却十几公分高的样子,阳光下正在闪烁着晶莹的光芒。

  数量排在第三种的植物,颜色偏黄,矮矮的就像是苔藓一般。

  数量最少的那种植物还没有发芽,但从其主茎跟侧枝的形状上来看,很像是党参。

  古争看到这些植物的时候,器灵也将这些植物的食材等级,以及用途之类的说了出来。

  “掌门,这些东西究竟是什么啊?”

  无忧长老忍不住询问,这些东西他一样都叫不出名字,但凭借经验和直觉,他感觉这些东西都不一般。

  “神仙指、冰雕雪松、悬崖菜、乳参。”

  古争做出了答,然后指派无忧长老采摘。

  四种植物的食材等级都很不错,数量最多的神仙指和冰雕雪松为普通级别的,而悬崖菜和乳参,则是属于次等级别的。

  看无防盗章节的小说,请用搜索引擎搜索关键词(五喵喵小说),各种小说任你观看
为更好的阅读体验,本站章节内容基于百度转码进行转码展示,如有问题请您到源站阅读, 转码声明
五喵喵小说网邀请您进入最专业的小说搜索网站阅读餮仙传人在都市,餮仙传人在都市最新章节,餮仙传人在都市 云来阁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