餮仙传人在都市 第661章 置之死地而后生

小说:餮仙传人在都市 作者:小小羽 更新时间:2018-12-05 22:23:39 源网站:云来阁
  冻成冰块的人自然都死了,其中不乏有金仙境界的修仙者,唯独林栋梁一人活了下来。

  对于金仙后期的林栋梁来说,能够将人冻成冰块的极寒,只是让他觉得有种彻骨的寒冷,且身体有片刻的僵硬罢了。

  不过,中空的‘窝子’里可不仅只有极寒之气,从中还钻出了一个人形的怪物。

  怪物通体雪白,虽为人形却没有五官和手脚,它从窝子中跑出来后,立刻想要夺路而逃,结果被气头上的林栋梁给一掌打死了。

  怪物死后,化为一滩冰凉的液体,并深入了地下,至此再无其它。

  当时林栋梁并未觉得有什么不适,但是晚上回到洞府中之后,体内突然多出了极寒之气。最初,极寒之气林栋梁还能轻松压制,可一个月之后,极寒之气已经到了他快要压制不住的地步,没办法的林栋梁只能是通过燃烧修为来压制极寒之气。

  如今时隔一百多年,原本金仙后期修为的林栋梁,因为以修为压制极寒之气的缘故,他的真实修为已经降到了金仙初期,且还有着持续下降的趋势,这可真是急坏了林家的人。

  本来林家金仙境界的修仙者有两个,可另外一个当年已死在矿洞中,时至今日林栋梁的族人中,还没有谁出现能够短期内突破金仙的可能。

  按照林栋梁现在的情况,他最多还能再支撑三十年,而在三十年的时间内,他的修为谁知道会跌至什么境界。

  林栋梁生病的事情只要极少数的人知道,如果这件事情传出去,先不说陈家会不会对林家产生什么想法,单是林家身后的大门派,只怕都要另觅取代林家位置的势力了。毕竟,一个大的修仙家族,如果连金仙都没有一个,这在洪荒中是站不住脚的。

  林栋梁讲完了当年的事情,一声叹息后又道:“古道友,你说冰寒之气出现的时候,我及时屏住呼吸,杀那个怪物的时候,我更是没有亲手碰到它,怎么体内就会有了这极寒之气呢?”

  “有些东西不能以常理论之。”

  古争声音一顿,随即问道:“林道友,当年的事发地还有吗?”

  “发生了这件事情,那段矿道已经被封,白道友你想要去看看?”

  当初给林栋梁丹方的大罗金仙,也曾经到事发地看过,不过却是没有什么收获。

  “没错,我现在就想过去看看。”古争道。

  “白道友,你也知道我的病是在那个地方莫名其妙得的,所以你要知道去事发地可是有一定危险性的,所以我希望在那里不管发生什么事情,你都不要怪罪于林家。”林栋梁认真道。

  “林道友放心,白某不是那样的人。”古争道。

  “好,那我安排人带你过去。”

  林栋梁立刻传音给了林家的一个修仙者,很快那修仙者就出现在了洞府之中。

  林栋梁向叫做林欣的修仙者一番交代,林欣立刻带着古争前往了矿洞。

  路上没有耽搁什么时间,下了山林欣和古争便是一路飞行,很快也就来到了属于陈家和林家共有的乌金矿。

  今年乌金矿正好属于林家开采,所以也就省去了一番口舌,林欣带着古争很快也就出现在了事发地外面。

  事发地所在的矿道已经被封,林欣先将石墙上的封禁解开,然后将石墙轰塌。

  “白道友,我就不跟你进去了。”林欣道。

  “没事,我自己进去就好。”古争微微一笑。

  矿洞有些潮湿,散发着一股坑木辅修的味道,虽说已经时隔一百五十年,可随着往事发地的靠近,气温还是有着很明显的逐渐变冷。

  怪物死的地方古争已经看到,那里的地面有片不正常的白色,‘窝子’古争同样也看到了,那里还有着大量纯度极高但未经开采的乌金,还有那个窜出极寒之气和怪物的空间。

  “有什么发现吗?”

  停在怪物死亡的位置,古争问器灵。

  “去那个空间里看看再说。”器灵道。

  空间里温度还没有怪物死亡地的冷,这里就像是一个破掉的蛋壳一般,除了纯度极高的乌金之外,似乎已没有了什么特别的东西。

  “你怎么看这件事情?”器灵问古争。

  “林家老祖体内的极寒之气是活的,可在这里却并未发现跟极寒之气有关的活物,虽说我也是第一次碰到这种情况,可我觉得林家老祖体内的极寒之气属于一种神秘的能量,它是不是诅咒的力量呢?”古争推测道。

  诅咒属于巫术中的一种,古争之前在地球上的时候也有接触过擅长巫蛊之术的人,比如说魔门的乔珊,他也看过一些关于巫术的书籍,其上也提到了诅咒之术。但是,并没有哪本书籍上说,诅咒也能够以这种形态出现,好像常理中这种力量都属于无形。

  “这的确是诅咒的力量,只不过能够实体化展现的诅咒之力,我也仅仅只是听餮仙大人提起过。并且,当年餮仙大人遇到过类似的情况,他也是在寻找一种矿物的时候,在矿脉的‘窝子’中,遇到过这种人形的怪物。不过,当年餮仙大人遇到的是火毒之气,侵入体内的诅咒之力,属性也为火毒。”器灵道。

  “餮仙大人当年怎么解决这件事情的呢?”

  古争好奇了,这天下之大还真是无奇不有,没想到林家家主遇到的麻烦,就连餮仙也曾经遇到过。

  “餮仙大人是圣仙,他只是一动念便将火毒之气给祛除了。不过,餮仙大人也有说,人形怪物算是天地间自然衍生的奇物,可惜没能等到自动破壳而出,要不然实力不会次于大罗金仙。”

  器灵声音一顿,随即又道:“对于餮仙大人来说,诅咒的力量很轻易就能化解,可对你来说,你要怎样去化解诅咒的力量呢?”

  “先让我再仔细探查一边再说。”

  古争展开了破坏,他以唐墨在‘窝子’和怪物死的地方,劈出了很深的沟壑,神念搜索了一遍又一遍。

  “你到底在找什么呢?”器灵好奇道。

  “我在找源头。”古争道。

  “找源头做什么?”器灵更加好奇了。

  “如果这里像是在血潮禁区经历过的邪源,它有一个源头存在的话,那么解决这件事情的方法,极可能要因此做出变动了。可既然没有找到什么源头,那么将要面对的也就只有诅咒之力了,解决的方法我有一个,感觉应该行得通。”古争道。

  “什么方法呢?”器灵问。

  “置死地而后生!既然诅咒的力量是让人死,那么人死了之后,是不是诅咒的力量就会消失呢?”

  古争的话让器灵眼睛一亮:“你说的有几分道理,只不过林家老祖会不会答应呢?更何况假如失败了呢?”

  “既然诅咒的力量没有源头,那么它应该没有那么难缠,我想置死地而后生的方法肯定行得通。”古争道。

  既然已经有了主意,古争也没有在矿区多做停留,很快他便又回到了林栋梁的洞府中。

  “白道友怎样了?”

  古争刚入洞府坐下,林栋梁便急切问道。

  “办法有一个,只不过看你敢不敢尝试了。”古争道。

  林栋梁眉头一皱,似乎是想到了什么:“白道友说的是什么办法?”

  “置死地而后生!”

  “哎!”

  古争的话让林栋梁一声叹息。

  “古道友,当年那位大罗金仙前辈,也曾说过让林某置死地而后生试试。”林栋梁满脸苦笑。

  “林道友是不是灵魂出窍后才发现,根本就没办法摆脱极寒之气,它不仅存在于你的身体中,在你灵魂出窍的之后,它还依附在了你的灵魂之上,且让你痛苦不堪,差点因此而死掉呢?”古争道。

  “白道友怎么知道?”林栋梁震惊的瞪大了眼睛。

  “因为我看的更透彻罢了,这个在之前探视你身体的时候我就知道了。”古争道。

  “厉害!”

  林栋梁向古争伸出大拇指,随即担忧道:“白道友,我有种感觉,假如我再次灵魂出窍,那么我真的就死掉了,灰飞烟灭的那种!所以说,这个置死地而后生的方法真的行得通吗?”

  “林道友,我既然知道你上次的灵魂出窍的后果,可却还会提出这个方法,自然是觉得行得通。”古争道。

  林栋梁眉头紧锁,双手不安的互搓,似乎有些拿不定主意。

  “林道友,眼下除了这一个方法,可能真的已经没有别的方法了!那位大罗金仙虽说给了你丹方,可先不说炼成的丹药管不管用,就算是药材你们也都还没有收集齐全!更何况,炼丹也还存在着风险,你觉得你本人,或者说是林家还能再等下去吗?”

  对于林家的处境古争已经看清,所以他觉得林栋梁不会拒绝他的提议,挣扎和犹豫很快就会化为坚定。

  古争的话让林栋梁陷入了沉默,片刻之后,他又一声叹息。

  “白道友,这害我不浅的极寒之气到底是什么?”林栋梁咬牙切齿道。

  “你体内的极寒之气,其实就是诅咒的力量,”古争道。

  “虽说当年没敢问那位大罗金仙前辈,我体内的东西究竟是什么,但这么多年过去了,我也有猜到我可能是被那东西给诅咒了!只不过诅咒这种东西,竟然能产生有形的力量,实在是太过匪夷所思了。”

  林栋梁摇了摇头,脸色转为严肃:“正如白道友所说,不管是林家还是我本人,都已经等不下去了!不知道白道友准备让我怎么置死地而后生呢?”

  “我准备给你做一份食修,让你的身体各项机能处于假死的状态,只有这样做的非常彻底,近乎于跟真死一样才最保险。”古争道。

  “食疗?”林栋梁瞪大眼睛。

  “没错,我本身也是一位仙厨。”古争道。

  “怪不得白道友年纪轻轻就有如此的修为,看来应该是属于十二仙厨门派中的人了。”

  对于林栋梁的恍然,古争并未点破,他爱怎么认为就怎么认为吧!

  “白道友,假如置死地而后生行的通,那么我被诅咒之力改变的体质又该怎么办?”林栋梁问。

  “体质被改变这是既成事实的事情,只能是后期通过丹药或者别的什么手段去修复了。”古争道。

  “好,那就按照白道友说的去做!”林栋梁咬牙道。

  “行,在给你做食疗之前,还有两件事情要先说明。第一件事情,你要告诉你家族的人,置死地而后生也需要承担一点风险,假如你真的不幸因此而丧命,这件事情就跟我没有什么关系了。第二件事,至于说帮你治病的报酬,我只需要你的那支北芦仙参就好,当然收取报酬建立在我把你治好的前提下。”古争道。

  “谢谢白道友了!”

  林栋梁先向古争抱拳,毕竟古争算是很公平的在说事,没有坐地起价的心思。随后,他又再次开口道:“有件事情我也要先说在前面,我的这支北芦仙参品相不好,现如今还在养着!”

  “品相不好?”古争皱眉。

  “白道友跟我来。”

  林栋梁带着古争来到洞府中的仙草室,古争也看到了仍旧长在土里的北芦仙参。

  “当年得到这支北芦仙参的时候,也是几方势力大打出手,结果就误伤到了这株北芦仙参,不过倒也不是什么大的伤势,像在这样的仙阵中滋养着,估计三十年的时间就能够彻底恢复。”

  林栋梁在解释的时候,古争也已经对北芦仙参进行了探查,的确不算是什么大的损伤,如果是移植在洪荒空间里面,估计最多也就三年的时间便能够恢复如初。而对于修仙者来说,别说是三年,就是三十年、三百年也都不算是多长的时间。

  “不算什么大问题,就它了。”古争微微一笑。

  “好,那我现在跟家族的人说事。”

  林栋梁已开始传音给他的族人,而古争则是闭着眼睛,将已经选定的食材在脑海中再去过了一遍,看看还有没有没算到的东西。

  “感觉难度如何?”器灵问。

  “如果我的思路正确,做这次的食疗只有三成的难度。”古争道。

  “哦?”

  器灵瞪大了眼睛:“烹饪是你的本行,既然思路都正确了,那么为什么还会有三成的难度?就算是你烹饪仙果食修、圣果食修的时候,也都没有过这样的情况。”

  “这次跟以往不同。”

  古争显得很兴奋:“这是一种全新的尝试,如果尝试成功,它将会让我对饮食之道的理解有很大的进步!”

  听古争这样说,器灵显得更加好奇了:“到底是怎么回事?”

  “这次的食疗我将加入并非是食材的东西在里面,这种做法我之前从未尝试过。”古争憧憬道。

  “那你要在食疗中加入什么呢?”器灵问。

  “保密!”

  古争也学器灵卖起了关子。

  一会工夫后。

  不管林栋梁怎么跟他的族人说,也不管他的族人对这件事情都什么看法,反正林栋梁是搞定了他的族人。

  “白道友,你想在什么地方给我做食疗?”林栋梁问。

  “就在这洞府之中,你给我准备一间石室。”古争道。

  “空闲的石室有的是,白道友请随我来。”

  林栋梁带着古争来到了一间空闲的石室,然后又道:“做食疗的食材不需要我给白道友准备吧?如果不需要我这就出去,不打扰白道友专心烹饪了。”

  “大多数的食材我这里都有,但你需要给我拿出两样特别的东西,一样是你的血液,另外一样是你分出的一道神念!”

  古争话音落地,先不说林栋梁惊不惊讶,器灵已是瞪大了眼睛:“你要在食疗中加入林栋梁的神念?这、这、这该怎么烹饪啊!”

  前所未有的结结巴巴,已经将器灵的震惊诠释无疑。

  “餮仙大人有用非食材的东西烹饪过食物吗?”古争问道。

  “据我所知是没有,更何况还是他人的神念!”

  震惊过后的器灵显得非常兴奋,她现在才算是真正明白了,古争之前为什么会说,如果这次的尝试成功,它会让他对饮食之道的理解有很大进步了!这种做法在器灵的眼中,无疑就是开荒啊!

  按照古争的要求,林栋梁放了放了一玉瓶的血,然后又将一道承载了很多东西的神念,封存在了一枚玉简之中。

  林栋梁已经离开是石室,古争也经做这次食疗的食材都给拿了出来,然后他望着这些食材发呆。

  “我的餮仙大人呐!仙面、仙酒、灵犀香、断魂草、血色婆罗花、不死鸟肉、千尸油、佛光栴檀、林家老祖的血和神念,你的传人这是要做什么啊!”

  器灵瞪大眼睛喃喃自语,因为这次古争所用到的东西真的很特殊,其中有些东西根本就不是食材,有些甚至是毒物。

  “天地万物莫不已阴阳为分,能用来害人,未必就不能用来救人,只看是怎么用,用在什么地方。”

  望着食材的古争喃喃出声,谨慎的他又再次将这些组合后的效果于心中推演。

  器灵一愣,随即眼睛放光:“古争,你现在的样子很有味道,之前我只在餮仙大人身上见到过这种近乎于忘我,却有极度迷人的神情!”

  “什么?”

  被器灵从思绪中换回,古争下意识的问了句。

  “没什么。”

  器灵掩嘴偷笑,可却难掩脸上的一点红晕,不过一句话出口便又专注于食材的古争未曾看到。
为更好的阅读体验,本站章节内容基于百度转码进行转码展示,如有问题请您到源站阅读, 转码声明
五喵喵小说网邀请您进入最专业的小说搜索网站阅读餮仙传人在都市,餮仙传人在都市最新章节,餮仙传人在都市 云来阁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