餮仙传人在都市 第765章

小说:餮仙传人在都市 作者:小小羽 更新时间:2018-12-05 22:23:39 源网站:云来阁
  “见过不要脸的,真没见过你这样不要脸的……”

  蝶灵话没说完,被古争伸手制止。

  “说吧,你想要干吗?”

  古争饶有兴趣的看着云昊。

  “不管你们怎么说,但有人吃了你做的菜,死在了你的奇店里面是事实!既然如此,我的要求也很简单,咱们的赌约就此作废!”

  菜到底有没有问题,古争肯定是一清二楚,但他清楚,不代表别人也清楚!郝佳丽的死,只是云昊为假如事情闹大做出的对策,所以面对古争的询问,他也不敢真的狮子大开口,他就想让古争终结这次的赌约就好。

  “想让赌约作废吗?这不可能!”古争摇头一笑。

  “我的菜究竟有没有问题,你自己心里清楚,我同样也明明白白!听好我说的话,现在带着你的人和尸体,立刻给我滚出奇店!”

  古争的话震得整个奇店都在颤抖,他的手指也指向了奇店的店门。

  “我想你还不知道我是谁吧?我是昆仑派云松涛的儿子,你如果不让这个赌约作废,你这奇店也就别想开了!”

  云昊的叫嚣很有气势,他不认为古争现在就敢对他怎样。并且,就算古争不终止赌约也没关系,他只要有这么一个事件就可以了。

  “小子,你是真的不知死活吗?知不知道你仙力球上的禁制,到底是怎么来的?我告诉你云昊,我想要捏死你,比捏死一只蚂蚁还容易,蚂蚁我还要去找,但你就在我的眼前!”

  云昊的眼睛随着古争的话语睁大,他脸上的嚣张早已不见,他的牙齿在打颤,他的心也在颤抖!事到如今他如果还不明白,他仙力球上的禁制是由古争种下,那他可就真是蠢到家了!

  极度的惊恐在心中弥漫,云昊望向丹宝,他多希望丹宝这时候能说点什么!可惜,自从被他当众训斥过之后,丹宝直到现在都还是低着头如同霜打了一般,就连他这个少主被人威胁,丹宝都不曾把头抬一下。

  “我只数到三,再不给我滚出奇店,你们就不用再滚了!”

  没有给云昊太多考虑的时间,古争冰冷的声音响起。

  紧张的气氛让现场剩下的两个女人大哭,她们想跑,但是又她们不敢,她们焦急惊恐的眼神望着云昊,而云昊的目光,则是望着放在一边的五件极品资源。

  “一!”古争开始报数。

  “走!”

  云昊冲丹宝咆哮,霜打一般的丹宝站起了身子。

  “我家主人说的是滚!”

  几乎是紧跟着云昊的咆哮,蝶灵冰冷的声音响起。

  “二!”

  古争第二次报数。

  狠狠一咬牙,云昊一卷郝佳丽的尸体,连带着两个大哭不止的女人,如同是风火轮一般的滚出了奇店。

  丹宝还是没有说什么,他几乎是紧跟着云昊的身体滚了出去。

  一时间,喧闹变成了安静,奇店中只剩下了古争和蝶灵两人。

  云昊是真的怂了,滚出奇店的他,奔出了好一段距离才敢停下。

  回身忘了一眼奇店的方向,恼羞成怒的云昊,咬牙切齿的望向丹宝:“狗奴才,之前你话不是挺多吗?现在哑了?”

  丹宝平静的望着云昊,仍旧什么也没有说的他,早已打算不再跟云昊说什么了!他现在只想看着云昊平安回到昆仑,然后等云松涛出关之后,将发生的一切都告诉云松涛。

  见丹宝还是什么都不说,更加恼怒的云昊一回头,冲着小声抽泣的两个女人吼道:“哭,哭什么哭?你们家死人了吗?”

  面对云昊的怒吼,两个小声抽泣的女人,立刻吓得不敢再哭了。

  “爷,我想回家!”

  一个女人冲云昊跪下,恐惧让她的身体瑟瑟发抖,她现在什么包都不想要了。

  “爷,我也想回家!”

  另一个女人也冲着云昊跪下,她们虽然是凡人,可她们也不傻,郝佳丽的死,以及云昊和古争的对话,都让她们听出了一些什么。

  “想要回家是吗?”

  云昊冷冷一笑,眼神又变得温柔:“傻瓜,我那么疼你们,你们想要回家我怎么会不答应呢?我现在就送你们回去!”

  云昊向两个女人,惊恐万分的两个女人想要逃走,但天地能量的束缚让她们根本就动不了!在她们恐惧的眼神中,云昊的手按在了她们的头顶上,然后她们便如同睡着了一般,跪着的身体软了下去。

  云昊最初让这两个女人试吃,已经是不打算让她们活下去了。但古争烹饪出的寒谷兽肉没毒,这让两个女人暂时捡回了一条命。

  云昊弄死郝佳丽,也就是要一个说法,假如奇店接受他的安排就坡下驴,这两个女人或许还能活下来。但是,奇店不仅没有就坡下驴,反倒是让事情变得更糟糕!云昊也只能是将怒火,发泄在了两个可悲的女人身上。

  不管怎么说,云昊很幸运,假如古争开店不是为了完成任务,那么他肯定已经死在奇店中了。而古争之所以没有杀他,也就是想通过他让昆仑派快点知道,奇店的规则已经改变。

  云昊最终还是回到了昆仑派,且在他父亲闭关的洞府外长跪不起。

  云松涛闭关,云昊不敢打扰,但他跪在洞府的外面,只要云松涛不是在修炼状态中陷的很深沉,那么很快就会发现他。

  不知不觉中三天的时间过去,在这三天的时间里,古争又完成了四单生意。

  四单生意听起来不多,但古争也算是比较满意,他相信经由这几单生意,整个修仙界很快就会将目光放在奇店上!毕竟,超高的赔偿真对修仙者很有吸引力。

  与此同时,仍旧跪在云松涛洞府外的云昊,脑中突然响起了云松涛的声音。

  “昊儿,发生什么事了?”

  “父亲,孩儿有要事禀报!”

  终于等来云松涛的声音,云昊出声回复的时候,心头不由得一紧!在奇店中发生的事情,对于别人可以撒谎,但对于他的父亲,他是一句谎话都不敢说。

  “进来吧!”

  随着云松涛的声音,紧闭的洞府石门缓缓开启。

  一袭道袍,一头白发的云松涛盘膝坐着。

  云昊对云松涛见礼之后,立刻将发生的事情,原原本本的说了一遍。

  “昊儿,你的胆子是越来越大了啊!”云松涛被气笑了。

  “父亲,孩儿知道错了!”

  云昊最怕看到的就是云松涛此时的这种表情,每次只要云松涛是这样的表情,那么他就没有好果子吃。

  “你还知道你错了?”

  云松涛怒吼,天地能量调度之下,云昊的身体飘起来定在了空中。

  “告诉我你错在什么地方了!”

  伴随着云松涛的再次怒吼,空中顿时青光闪烁,‘啪啪’的脆响和云昊的惨叫同时发出。

  “父亲,饶了孩儿吧!孩儿是真的知道错了!”

  云昊求饶,四根仙藤在云松涛的操控下,每一次的抽打,都能让他疼到骨头缝里去。

  “告诉我错在什么地方了!”

  对云昊的求饶不为所动,云松涛操控着仙藤,对云昊的抽打也更用力。

  “孩儿错在拿父亲的东西去赌!”

  “啊……”

  “孩儿错在拿父亲的资源赌输了!”

  “啊……”

  “孩儿不该那样对丹宝……”

  “啊……”

  “孩儿错在……”

  云昊把能想到的错误全部检讨,云松涛对他的惩罚也终于结束,‘扑通’一声掉在地上的云昊,此时看起来完全就是一个血人。

  不过,云松涛对云昊的惩罚也有分寸,虽然他让云昊受了不轻的内伤,但却不至于有什么生命危险,即便是不服用仙丹之类的东西,七八天的时间他也能恢复如初。

  “孽障,你知道那些资源对我有多重要吗?”云松涛咬牙道。

  “父亲,孩儿是真的知道错了。”云昊呻吟。

  “呼……”

  云松涛深吸一口气,脸上的表情也平静了下来,对于云昊的责怪也在这深吸一口气的过程中,暂时画上句号。

  “让我看看你的仙力球。”

  听云松涛声音缓和,心中长出一口气的云昊,赶紧挪到了云松涛身旁。

  仙力探入云昊的体内,云松涛在接触到云昊仙力球上的禁制之后,眉头立刻皱了起来,尝试做过了几次触碰,他的仙力又从云昊的体内撤了出去。

  “父亲,怎样?”云昊问。

  “封印你仙力球的力量很诡异,看来需要特殊的方式才能解开。”

  云松涛声音一顿,然后又道:“我要对你进行搜魂,看看这道禁制是怎么被他如何种下的。”

  云松涛对云昊展开搜魂,云昊老老实实的一动不动。

  片刻之后,云松涛结束对云昊的搜魂,但他闭着眼睛什么也没说。

  “父亲,其实这次的事情,想要解决并不太难!”云昊试探着道。

  “哦?你倒是说说,怎么个不难法!”

  一见睁开眼睛的云松涛表情很平静,云昊立刻便有点得意忘形了。

  “父亲有能够更改别人记忆的神通,只要父亲将我的记忆做出更改,变成我在奇店中做局的那样,然后再将这件事情告诉门派中的前辈!到时候我输掉的资源不仅能要回来,还能再向奇店要一笔好处!”

  云昊冲云松涛讨好的笑着,但却因此牵动了伤势,疼的他的嘴角都有些抽搐。

  望着云昊抽搐的嘴角,云松涛摇头叹息:“本想让你先吃了‘仙体丹’恢复身体,毕竟找那奇店店主解开禁制,还需要你本体能扛得住才行。但是现在看来,给你解开禁制的事情还是再缓一缓吧!这七天就你呆在这里,好好的体验一下疼痛,也好好的反省一下!”

  “父亲,孩儿又哪里做错了嘛?”

  云昊很委屈,他本以为他说的那些话,能够换来云松涛的一点称赞,可没想到换来的却是不让吃药的禁闭!

  “哪里做错了?目光短浅就是你的错!”

  云松涛实在不想跟云昊生气,没有再跟云昊多说什么的他,起身向着洞府外走去。

  云松涛能够坐在之前昆仑派大太上长老的位置上,自然也有着他的过人之处。

  ‘编织’是种非常罕见的神通,它能够对别人的记忆进行更改。

  虽说在修仙界中,更改别人记忆的方法也有好几种,但论到效果的话,‘编织’无疑是最上乘的一种。毕竟,‘编织’这种仙术的威力,会随着修仙者本身的实力而提升。

  古争在还没有成为真正修仙者的时候,被他‘编织’过的记忆,就连返虚后期的玄奇子都无法识破,由此可见这种神通的强大了。

  以古争如今的修为,他对别人记忆进行过的‘编织’,只有两种人能够看出来。一种是圣仙,一种就是同样具备‘编织’神通的人。

  云松涛同样具备‘编织’神通,昆仑派中除了云昊之外没有他人知晓。云昊也正是因为知道云松涛有‘编织’神通,所以才会布下奇店中的那个局。

  但是,云昊没有想到,他对仙力球上出现禁制的无记忆,竟然是被人用‘编织’的手段篡改了。

  也正是由于云松涛同样具备‘编织’神通,所以他能够发现云昊的记忆曾被人用‘编织’的手段篡改过。

  但当云松涛想要用‘编织’中另外的手段,将云昊被篡改的记忆复原时才发现,对方‘编织’手段的高明,要远远超出他的能力范围,他无法对云昊被‘编织’的记忆进行复原!

  古争拥有‘编织’神通的时候,他还不是一个真正的修仙者,‘编织’还只是属于精神层次的神通。成为真正的修仙者,精神层次的神通,也早随之升华为了神念层次的神通。

  毫无疑问,古争的神念远比同等境界的修仙者强大太多,而属于神念神通的‘编织’,自然也就因此水涨船高!

  云松涛还只是返虚顶峰的修为,他对于一个人记忆的‘编织’能力和复原能力,也肯定无法跟古争相提并论。

  如果古争不会‘编织’,那么云松涛肯定会用云昊做的那个局,毕竟那个局也是真的不错。但古争既然会‘编织’,且‘编织’的神通比云松涛还强大,那么云昊布下的局也就因此报废了。

  这不是一件光彩的事情,离开洞府的云松涛也不打算告诉任何人,直接离开门派的他,想要先见一见古争再说。

  云松涛来到奇店的时间,跟之前云昊过来的时间一致,都是在古争将要打烊的时候。

  “云松涛,不知道未经允许就进入奇店,这是一件非常不礼貌的事情吗?”古争望着推门进入的云松涛道。

  “我没有踢门进来,这已经是很有礼貌了。”

  云松涛自顾自的坐在了古争对面,然后开口道:“以你的手段,杀掉我儿他们应该易如反掌,但是你并没有那么做,你的目的是什么?”

  古争斜眼看着云松涛,一字一句道:“对你的不礼貌行为进行道歉,要不然你就什么都不用说了!”

  “猖狂!”

  云松涛冷笑一声:“我倒要看看你的斤两有多少!”

  来奇店的路上,云松涛想了很多事情,他心有忌惮。

  但是,云松涛的忌惮,更多的是对于奇店背后的势力,倒不是对于古争这个人!毕竟,云松涛也是真有两把刷子,他自信在风澜星这种低等位面,能够对他形成威胁的人极少。

  正如云松涛所说,他没有选择踢门而是选择推门,这已经是很有礼貌了。但是,很有礼貌跟绝对礼貌有着很大的差别!所以,不管古争说话带不带刺,他都要试试古争的斤两。

  如果古争斤两足够,那就再说接下来的事情,假如古争斤两不足,那他接下来要说的事情,也会变得更容易一些。

  云松涛要试古争的斤两,古争眼前的视线也随之一变,他所处身的地方不再是奇店,而是一座海上的岛屿。

  “不错,竟然有仙域神通,难怪你敢来奇店中撒野!”

  没有丝毫惊慌,对于空间之道的理解让古争瞬间明白,云松涛的仙域强度究竟多高。

  云松涛的眼睛眯了起来,对古争这个年纪不大的家伙,他自认为已经看得很高了。但是,古争面对仙域不仅没有丝毫的惊慌,且说话的时候还带着一丝不屑,这让云松涛不得不震惊。

  “难道、你有破我仙域的手段不成?”

  云松涛开口,他本来是想说‘你能在我杀了你之前,从我的仙域中脱困不成?’,但话到嘴边的时候,他还是慎重的变了一变。

  “呵。”

  古争笑了,眉头一扬之下仙域神通发动,原本热带风岛屿的画面瞬间破碎,取而代之的是千里冰封。

  “噗……”

  仙域被破,云松涛没能忍住,当即喷出一口鲜血。

  “你、”

  嘴角还有鲜血流淌,但云松涛已顾不上处理,他望着古争如同是看见了鬼。

  云松涛比较幸运,成为修仙者的时候便领悟了仙域,所以他的修仙之路,算是踩着很多人的头骨上去的。

  云松涛很享受别人被困仙域时的惊恐反应,他也很享受在仙域中虐杀各种各样的对手。但是直到今天他才发现,原来当他被困仙域中的时候,他的反应跟其他人并没有什么不同。

  “要生还是要死?”

  空中的古争俯视着地上的云松涛,说话的声音不带一点感情。

  “上仙,我要生,我要生啊!”云松涛仰头喊道。

  人在屋檐下不得不低头的道理,云松涛自然非常明白,他认怂的速度,可比之前云昊认怂的迅速快多了。
为更好的阅读体验,本站章节内容基于百度转码进行转码展示,如有问题请您到源站阅读, 转码声明
五喵喵小说网邀请您进入最专业的小说搜索网站阅读餮仙传人在都市,餮仙传人在都市最新章节,餮仙传人在都市 云来阁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