餮仙传人在都市 第928章

小说:餮仙传人在都市 作者:小小羽 更新时间:2018-12-05 22:23:39 源网站:云来阁
  无声无息的,角落中的一个圈外妖物向着古争靠近,它的模样有点像羚羊,通体泛着金属般的光泽,有着一口看起来就极为锋利的牙齿。

  “实力相当于大罗金仙境界。”

  器灵将怪物信息告诉古争的时候,怪物也已凭空消失,它通过瞬息移动出现在古争背后,两只尖长的犄角刺向古争后背。

  “蠢货!”

  古争暗骂一声,这个妖物虽说实力可以,但终究难逃凶兽的范畴,看到有人进来就想攻击,当真是无惧无畏。

  拖着残影的身体一侧,古争躲过羊怪偷袭的同时,两手也向着它的犄角抓去。

  羊怪的反应也是神速,它想要通过瞬息移动躲过古争的双手,但奈何空间已被古争封禁,它的双角被古争抓在了手中。

  “嘭”

  一声巨响,羊怪被古争狠狠摔在了地上。

  未等被摔的七荤八素的羊怪起身,古争又是一脚踹向了它的肚子。

  “咩!”

  羊怪惨叫,它的身体在光滑的冰面上急速滑行,一直滑到角落里另外一只妖物那里才算停了下来。

  虽是一摔一踢,可古争不清楚仙营留下羊怪的命,是不是有什么特别的用处,因此他也就只是把羊怪给打成重伤罢了。至于说把羊怪踢到角落里另外一只妖物的跟前,那是因为这个妖物对古争有杀意,已经被他给捕捉到了。

  角落里的另外一只妖物为人形,它有着一双巨大的手掌,五官没有鼻子和嘴巴。

  古争把羊怪踢到它身边之后,它望了一眼挣扎着想要起来的羊怪,巨大的手掌抬起落下,指尖突然射出几道黑雾,羊怪的身体被刺穿之后,立刻以肉眼可见的速度腐烂。

  “找死吗?”

  古争望向冲他飞来的巨掌怪,眉头已是皱了起来,他将羊怪踢过去,本来只是想杀鸡儆猴的。

  古争的神念传声,巨掌怪自然是听得懂,它身体停了一下,但仍旧还是向着古争飞了过来。

  “既然找死,那我就成全你好了!”古争拿出唐墨。

  “实力相当于大罗金仙境界。”器灵的声音再次响起。

  “这次你只怕是要出错了!”

  古争冲器灵笑了笑,从他察觉巨掌怪有杀意的时候,他就认定这个巨掌怪不简单。

  器灵没有跟古争斗嘴,从她不像对洪荒妖物那样,直接报出具体境界上就能够看出,她对于探查结果留有浮动的余地。不过,即便这次探查的不准,器灵也是很了不起了,至少对这样的圈外妖物,古争还不具备她那样的探查力。

  飞在途中的巨掌怪先对古争出手,它的两个巨大手掌向前一推,两个掌形虚影飞向古争的同时,一股让古争想要晕眩的感觉也自他脑中产生。

  安神术自动运转,不良的感觉被祛除,古争向着飞来的掌形虚影劈出一刀。

  包含着五行幻化的一道,击中掌形虚影之后,成功将掌形虚影从中间劈开,可掌形虚影却诡异的并未就此消散,甚至依附在刀风上的光焰,也未能留在劈开的掌形虚影之上。

  圈外妖物本就多有异常,古争对这种情况也已算是有些麻木,他拂袖一挥之下,一股凭空出现的风暴向着掌形虚影卷去。

  刀气对掌形虚影无用,可风暴却将掌形虚影给卷的不知所踪。然而,巨掌怪也再次向古争出手,以一种让人意想不到的方式,它竟然在向着古争双掌推出的时候,将它的一双巨掌也给送了出去。

  脱离巨掌怪身体的手掌并非死物,它们以极快的速度避开古争劈出的刀风,从十分刁钻的角度向着古争抓去。

  巨掌变化快,古争的反应也不慢,他以唐墨挥去弧形刀气,准确的击中了近身的两只巨掌。

  “锵锵!”

  金铁交加的声音响起,两只巨掌中的一只被古争劈飞,另外一只指尖有黑气射出,它无视古争刀气封锁,击中了古争的身体。

  体内阴阳仙球运转,刺中古争身体的黑气并未对古争造成任何伤害。但是,阴阳仙球对黑气的吸收,也让古争见识了这黑气的奇特,它属于那种很难被利用的暗系能量,其中包含着强烈的毒素和腐蚀特性,转化它们来用并不划算,只能是等静下来的时候,再将其逼出体外了。

  见识过黑气的特性之后,古争自然不可能再让它击中,而巨掌怪在这段时间,也已经长出了一对新的手掌,它再次向古争双掌一推,新的手掌也脱离身体飞向了古争。

  不过,之前攻击过古争的两只手掌,此时已不敢贸然向古争发动攻击了,唐墨的锋利已经创伤了它们,再被唐墨劈中它们就会废掉。

  古争不惧巨掌怪,巨掌怪的攻击方式又比较奇特,古争也就存了拿它练手的心思,不主动去攻击它,象征性的应对一下它手掌的攻击,看看它到底能够分裂出多少巨掌来。

  巨掌怪分裂出的手掌,并没有古争想象的多,当空中的手掌多达十对的时候,不再分裂手掌的巨掌怪,本体也开始向着古争发动疯狂攻击。

  通过交手古争已经明了,巨掌怪有着相当于准圣初期的实力。但是,这种实力在古争的眼中已是不够瞧,如果不是拿他练手,古争早就已经杀了它。

  此时此刻,古争在冰牢中练招,桫椤魔尊的弟子血影尊者,则是在冰牢外面观看古争的表演。

  仙营中的这些人,基本上都已在仙营中超过一百年的时间了,他们知道有古争这个人,也知道古争的一些事情,但几乎都是第一次见到古争。

  血影尊者在仙营中的职责,就是负责看管冰牢,他早在古争还没被丢入冰牢的时候,就已经知道古争快要出现在这里。而他之所以能够提前得知,便是因为阿尼律动的小心思!阿尼律在向无当圣母说他无法脱身之后,便立刻传音给了血影尊者,告诉他古争即将被丢入冰牢。

  阿尼律知道血煞尊者在星墟山上死在了古争手中,也知道桫椤魔尊在八景宫教训过古争,他告诉血影尊者古争将被丢入冰牢,自然也是希望血影尊者会很冲动。

  假如阿尼律的提前告知是发生在两天之前,血影尊者的确会很冲动!有些东西即便别人说的再厉害,不是亲眼见到,心中仍旧会有不服,而血影尊者也正是这样的性格!假如那时候古争身处冰牢,血影尊者会想办法杀了他,反正这里是洪荒中的四大险地之一,即便是圣仙对这里发生的事情,也不能够多干涉什么,杀了古争也正好为他的师尊出气。然而,寒风尊者死在了昨天,他是被古争杀掉的这件事情,桫椤魔尊也已经告诉了血影尊者。

  寒风尊者有着怎样的实力,血影尊者作为他的师侄一清二楚,即便心中对古争有一百个不服和憎恨,可当知道师叔都被古争所杀,师尊又刻意告诉了他这件事情之后,他对古争的憎恨虽说还有一百,可对古争的不服已经下降为了二十。

  不管怎么说,血影尊者是真的有点怂了,如若不然他也不会一直观察古争表演到现在。

  “怎么只是在这里看着。”

  玄阳仙子已经来到了冰牢外面,她对仍旧只是观看的血影尊者,心中多少有些失望。

  玄阳仙子也知道冰牢中关的人是古争,同样也是阿尼律提前告知。

  不过,玄阳仙子跟血影尊者不同,她已经从娲皇那里知道,古争要跟她们这些娲皇弟子不死不休的消息,因此她是存了要古争去死的心思。

  阿尼律也恨不得古争死,可是他太狡猾,他没有把对古争的恨意完全展现,假如他完全将恨意展现,那么他们三人很有联手对付古争的可能。但是,三方势力跟古争之间的仇恨,外人并非全部知晓,再加上又都各有心思,在古争身陷牢笼的不利境况下,三方联手终究是没有促成。

  玄阳仙子自然也是很傲气的人,可她并不认为她一个人就能对付古争,因此她希望来到冰牢的时候,血影尊者已经跟古争展开了厮杀。如果真的是这么一个情况,那么玄阳仙子会毫不犹豫的加入,可事实并非如此,玄阳仙子在失望的同时,也是不由得有些犹豫。

  虽说娲皇已经告诉玄阳仙子,古争要跟她们不死不休,可娲皇也告诉玄阳仙子,她是在镇守黑洞,假如她不主动招惹古争,那么在她有职务在身的情况下,古争应该也不至于不顾大局的杀了她。

  “不是看着,仙子想让我怎样?”

  血影尊者望着玄阳仙子,犀利的目光如同要看到她的心里。

  “你似乎知道这里面的是谁,阿尼律告诉你的吗?”见玄阳仙子没有吭声,血影尊者又道。

  “没错,是他告诉我的!”玄阳仙子道。

  “这贼秃倒是精明的很,跟他有怨的又不止我们两方。”

  血影尊者不齿的笑了笑,他不知道古争要跟娲皇弟子不死不休,要不然他不会这么说。

  玄阳仙子心中“咯噔”一下,血影尊者说了“怨”而不是“恨”,这是一个很微妙的讯息。

  玄阳仙子暗暗咬牙,看似自说自话道:“这里是冰殒雪原,圣仙弟子如果在这里出事,那也只能是自认倒霉。”

  血影尊者眉头一皱,本就十分英俊的他,脸上浮现邪魅的笑容:“反正咱们又不知道这里面困着的是谁,如果有什么想法,那就趁早一试!”

  “趁早一试吗?”玄阳仙子眼睛一亮。

  “当然,仙子请?”

  血影尊者做出请的手势,玄阳仙子眉头一扬,向着冰牢就跳了下去。

  见玄阳仙子进入,血影尊者眼中闪过一丝犹豫,但终究还是被不服所取代。

  冰牢中有各种禁制,囚困方面的强大之处自是没的说,古争因此也就不可能知道,冰牢外面刚刚发生了什么。

  不过,当玄阳仙子出现在冰牢中的时候,不再留手的古争也以疯魔狂刀重创巨掌怪,消弱了环境对他的不利。

  古争也是第一次见到玄阳仙子和血影尊者,但对于他们的信息则是提前已经知晓。

  看到玄阳仙子的时候,古争表现的很平静,他知道仙营中有娲皇弟子在,他也没有忘记腐毒沼泽中的誓言。但是,这里毕竟是仙营,玄阳仙子也在镇守着通往圈外世界的黑洞,只要她不主动找事,古争也不想在仙营中对她出手。

  “两位这是在打量什么呢?”

  古争皱眉望着上下打量他的血影尊者和玄阳仙子。

  “古争?”玄阳仙子问。

  “没错。”古争道。

  “证据呢?”血影尊者问。

  古争将餮仙赐予他的令牌抛给了血影尊者。

  血影尊者看过令牌,摇头说道:“只是这个并不能证明你就是古争,最近黑洞不太平,有些圈外的妖物逃到了冰殒雪原中,它们非常的擅长变化和夺舍。”

  “你想怎样?”

  古争脸色转冷,按照血影尊者的说法,他是没有办法证明他的身份了,即便是他亮出厨艺,血影尊者也可以说他被夺舍。

  “很简单,搜魂!”玄阳仙子心跳加速。

  古争笑了,他望着玄阳仙子冷笑连连,直看的玄阳仙子心中发毛。

  “猖狂,让我看看你到底是什么妖魔鬼怪!”

  玄阳仙子厉喝,她舞动起了手中长剑,犀利的剑气连绵不绝的向着古争斩去。

  与此同时,悬浮在她身后的一个青铜铃铛一震,古争脑中顿时如同响了一个雷,即便有安神术自动运转,可仍旧是让他头脑有些发懵。

  体内五行仙球震荡,五色光芒透体而出,古争施展五行护盾抵御玄阳仙子青铜铃铛的音波攻击,同时也发动了空间封禁。

  受到空间封禁的影响,玄阳仙子劈出的剑气,还有悬浮在她背后的青铜铃铛全部坠落,就连想要通过瞬息移动偷袭古争的血影尊者也被逼了出来,现身在了距离古争不远的地方。

  古争提起唐墨就是一劈,黑色的刀光正中血影尊者。但是,被古争刀光劈中的并不是血影尊者本体,而是血影尊者留下的一个血影!那血影被刀光劈中之后,立刻便是一声爆响,浓郁的血光冲破古争的空间封禁,向着他如海啸般袭去。

  古争眉头一凝,瞬息移动躲过血潮的同时,血影尊者本体则是在他刚刚停留的地方现身,手中两把刻满神秘符号的弯刀,闪动着极为妖异的光泽。

  “大家住手!”

  一个女声突然响起,天舞圣仙的弟子夕颜仙子也出现在了冰牢之中。

  “诸位,这是怎么事?”

  夕颜仙子皱眉望着停战的三人。

  “他拒绝搜魂!”玄阳仙子道。

  夕颜仙子望了玄阳仙子片刻,然后才开口道:“师姐,那现在还是非战不可吗?”

  “既然夕颜师妹都出现在了这里,太乙师兄肯定也已经来了,验明真伪自然也就不需要搜魂了。”

  听玄阳仙子这么说,夕颜仙子又望向古争:“古师弟?”

  古争跟天舞一脉也算交好,他向夕颜仙子施礼道:“见过夕颜师姐。”

  夕颜仙子点了点头,然后说道:“今时不同往日,前段时间黑洞中出来了一些比较厉害的妖物,其中有的擅长变化之道,也有的擅长夺舍,之前就有过妖物夺舍仙营守将的先例。今天古师弟到此,又恰逢太乙师兄不在,玄阳师姐和血影师兄要通过搜魂来确定师弟的身份,这也是事出有因。”

  古争没想到仙营中竟然发生了这样的事情,可不管事实怎样,他都已经看出来了玄阳仙子和血影尊者的不善。不过,古争毕竟跟他们双方有过节,会有这样的情况出现也不算意外,有些事情他也不准备去说破,心中清楚就好了。

  “既然太乙师兄有验明真伪的方法,那就劳烦师姐带路,真的假不了,假的真不了!”古争道。

  没有再多说什么,古争跟着夕颜仙子等人出了冰牢,向着仙营中的某处飞去。

  对仙营的一些事情,古争自然是十分好奇,可身份还没有验明,他也不想过多的去问什么,反正很快就会见到太乙真人,等验明身份后再问也不迟。

  着一袭道袍,发须皆白、仙风道骨范十足的太乙真人,听了夕颜仙子所说之后,望着玄阳仙子和血影尊者似笑非笑。

  “太乙师兄为何这般看着我俩?”

  玄阳仙子心中不爽,可脸上仍旧挂着坦然的微笑,之前在冰牢中夕颜仙子盯着她,已经是让她不爽了,可好歹那时夕颜仙子的目光还比较含蓄,而如今太乙真人的似笑非笑,则是显得非常玩味了。

  “贫道在想师妹和师弟为何会如此心急,竟然都等不及贫道来。”

  太乙真人爽朗大笑,似乎之前的似笑非笑并不玩味。

  “没有为什么,只是最近心中不爽,又恰逢他不配合罢了。”玄阳仙子说道。

  太乙真人点了点头,然后望向古争道:“圈外妖物的确奇特,除了贫道之外,想验明真伪也只有搜魂一个办法。古师弟,你究竟是真为伪,贫道的照妖镜一照便知!”

  “太乙师兄请。”古争道。

  照妖镜在封神时代并非是多么厉害的仙器,可它经历过第一次混沌劫,接受过天地祝福之后,厉害程度早是今非昔比。

  太乙真人拿出照妖镜,镜面上发出的亮光刺的古争睁不开眼睛,但真的就是真的,最终定在照妖镜中的人像,仍旧是古争的模样,没有一丝一毫的变化。
为更好的阅读体验,本站章节内容基于百度转码进行转码展示,如有问题请您到源站阅读, 转码声明
五喵喵小说网邀请您进入最专业的小说搜索网站阅读餮仙传人在都市,餮仙传人在都市最新章节,餮仙传人在都市 云来阁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